一项研究表明,某些类型的锻炼也许能够提高肌肉细胞中线粒体的活力和数量。年长者的细胞对高强度运动的反应比年轻人的更强烈。从运动中受益,任何时候都不会晚。

衰老对身体造成的损害一直延伸到细胞层面。但在衰老的肌肉中,细胞累积的损伤尤为严重,因为它们不易再生。而当细胞内产生能量的线粒体活力和数量减少,这些细胞会更加衰弱。

《细胞-代谢》(Cell Metabolism)杂志本月发表的一项研究却表明,某些类型的锻炼或许能消除岁月对我们的线粒体造成的影响。

众所周知,锻炼对人有益。但关于运动对细胞的影响,以及这些影响因活动和锻炼者的年纪不同会如何变化,科学家的了解出奇地少。

因此,明尼苏达州罗切斯特梅奥诊所(Mayo Clinic)的研究人员近期对72名30岁及以下或64岁以上、身体健康但习惯久坐不动的男性和女性进行了实验。在确立志愿者的有氧体能、血糖指数以及肌肉细胞中基因活性和线粒体健康的基准后,他们会被随机分配到一个特定的锻炼方案。

志愿者中的一部分人每周需进行多次高强度的举重训练;一部分每周需进行三次短时间的健身脚踏车间歇训练(用力蹬车4分钟,休息3分钟,再如此重复3次);还有一部分人每周以适中的速度蹬车数次,每次30分钟,并在其他时候做低强度举重训练。第四组为对照组,不做运动。

实验室测验在12周以后再次重复。总的来说,每个人的健康状况和血糖调节能力都有所改善。

有些差别是预料之中的:仅做了举重训练的志愿者在肌肉量和力量方面有更显著的增加,而间歇训练对耐力的作用最大。

但在肌肉细胞活检中出现了更多出人意料的结果。在较年轻的试验对象中,进行了间歇训练的志愿者有274个基因出现了活性水平变化,相比之下,运动适中的志愿者出现变化的基因有170个,做举重运动的有74个。在年纪较大的组别内,有将近400个基因现已有活性的改变,相比之下,举重运动者有33个,运动适中者仅有19个。

大多数受到影响的基因——尤其是进行间歇训练的志愿者细胞中的基因——都被认为影响了线粒体为肌肉细胞制造能量的能力;进行了间歇运动的实验对象表现出了线粒体数量和健康状况的提高——这个影响在年纪较大的脚踏车运动者中尤其显著。

该项研究的资深作者、梅奥诊所医学教授、内分泌学家斯利库马兰·奈尔博士(Dr. Sreekumaran Nair)说,与衰老有关的肌肉细胞健康程度下降似乎可以通过运动来“修正”,尤其是高强度的运动。事实上,年长者的细胞对高强度运动的反应比年轻人的更加强烈——他表示,意思就是,从运动中受益是不存在“太晚”这一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