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个2017年心理学领域的研究结果,能否指导你的生活?

0_wx_fmt_gif

今天KY君为大家带来2017年值得关注的10个心理学研究。我们选择了贴近大家生活的研究来呈现,了解这些研究的结果会对我们的生活有所启示和帮助。

0_wx_fmt_gif 1

1. 认为自己睡眠有问题,比睡眠实际上有问题的危害更大

大家都知道睡眠质量不好,会影响人的身体、情绪各个方面。但实际上,比起客观上的睡眠不好,那些主观上更关注自己的睡眠问题、为自己的睡眠担心的人,才会有更负面的后果。

睡眠问题的程度其实各不相同。有一些人,为自己创造了一个“失眠患者身份”(insomnia identity)。美国阿拉巴马大学的学者Kenneth Lichstein做了一个研究综述,探讨这种“主观认为自己有失眠问题”跟“受到睡眠影响”之间的关系。 

通过总结和梳理20篇睡眠问题的研究,Lichtstein指出,37%的抱怨自己失眠症状的人“并未真正达到“睡眠质量低下”的标准”。这些人的睡眠虽然称不上完美,但整体依然在正常范围之内,与平均水平并没有显著差异。

但是,这些经常抱怨自己失眠、认为自己睡眠有问题的人,日常的焦虑和抑郁水平却更高。反而,很多真正有睡眠障碍、却不把它看成问题的人,却能够在情绪上不受到失眠的影响。

Lichtstein认为,这是因为那些给自己贴上“失眠患者”标签的人在睡眠上存在一定的认知偏见——是内心过度的担忧带来了负面问题,调整心态、而不需要真的改善睡眠,就能够带来好的影响。 2. 好看的人的亲密关系寿命更短

外貌出众的人似乎常常被扣上“花心”的帽子。不过,研究表明,外表更具吸引力的人,的确更容易分手,关系也更难长久。

Christine Ma-Kellams等人(2017)做了3组研究。第一组研究中,他们跟踪调查了338名男性长达30年,从高中到中年。两位打分者(女性)就这些男性高中时的照片进行“外形魅力度”的评分。结果显示,男性中颜值水平更高的人,婚姻平均持续的时间更短——好看的男性更晚进入婚姻,平均离婚率也更高。

第二组研究,研究者们用了不同性别的知名人士作为样本,共计130位(其中男性占62%)。对外形魅力度的打分方法和打分者同研究一。结果发现,不论是男性还是女性名人,外形越出众的人婚姻持续时间越短。

在第三组研究中,研究者们想探究为什么外表出众的人更难维系婚姻。他们想知道高颜值的人,是否更不抗拒“其他可能性”。

为此,他们招募了共计134位被试(其中45%为男性)。参与研究的人需要先完成一份关于他们的感情史的问卷。接着,研究者向他们展示了一张非常有魅力的异性照片,并要求他们看着照片,就“这个人对我的吸引有多大”这个问题打分。与此同时,还会有另外两位研究人员给每位志愿者的外貌魅力值打分。

结果发现,虽然处于亲密关系中的人,会较少有魅力的其他异性吸引;但这些有伴侣的人之中,颜值更高的人给照片打出的分数更高。也就是说,好看的人更倾向于毫无芥蒂地欣赏有魅力的异性,即使自己已经有伴侣了。3. 觉得自己不够完美,真的会让一些人产生自杀想法

完美主义(Perfectionism)是一种在思想、情绪及行为上力求完美的人格特质。 “完美主义者们”通常有着对完美的极度渴望,和对缺憾的极度恐惧。

心理学家们又将完美主义者细分为(Hewitt & Flett, 1991):

他人指向型,他们对完美的追求更多施加在他人身上,常常以不切实际的标准要求他人;
自我指向型
,他们自己对自身有着苛刻的要求,当自己觉得自己不够完美时,他们会自责。

2017年,Martin Smith等学者对近50年来相关研究进行了回顾,结果发现,完美主义与自杀之间存在着相关性。这些研究共涉及11,747名参与者,可以称得上是,目前为止对于“完美主义”与“自杀”之间关系的最完整的分析(Smith, et al., 2017)。

结果发现,自我指向型的完美主义与自杀念头存在显著的相关性,而以完美标准苛刻要求他人的(他人指向型)完美主义者与“自杀”之间则无显著相关。

另外,完美主义者众,还有一种叫作“社会指定型”。它指的是,人们因为觉得社会上的他人、例如父母,对自己有着完美的期待。这种类型的完美主义者,与持续的自杀想法之间存在着高相关(r^+=.28,p<.001)。

研究者们认为,这是因为,当人们觉得他人对自己总是有完美期待时,人们会因为害怕让他人失望而活在压力与恐惧之中,也更倾向于认为外在世界是“苛责的”、“过于严厉的”以及“总是拒绝自己的”,以至于他们会通过一些手段来逃避,比如沉迷酒精,自杀。在这些期待中,父母的评价与期待又是影响最深刻的。

0_wx_fmt_gif 2

4. 人们对“营利”企业有着天然的敌意

我们经常被提醒,要警惕追求利益的行为背后,可能存在着腐败与肮脏(Bhattacharjee, Dana, & Baron, 2017)。从古至今的文学和艺术作品中亦是如此,无论是莎士比亚的《威尼斯商人》还是《华尔街之狼》,追求利益的资本家们总是被刻画得残忍、卑鄙,为牟利而不择手段。

而在这种影响中,人们逐渐形成了一种根深蒂固的观念——“企业营利”与“社会效益/大众利益”之间只可能是一种“零和博弈”,即企业盈利增长必然会带来社会效益和/或大众利益的损害,而不可能是双赢的。而Bhattacharjee等人最新发布的研究中,系列实验显示这种观念的确普遍存在着。

他们从福布斯500强中随机挑选了40个企业,并请一群参与者对这些企业进行评价。结果发现,人们倾向于认为一些企业良好的经营状况,可能是通过不良商业行为获得的,它可能损害了社会大众的利益。此后,他们还发现不仅是针对某个具体的企业,一些营收状况好的“行业”也会被认为更可能是对社会/环境/大众不利的。

很多时候,一些人就是抱持着这样一种“反营利”的观念(anti-profit belief),武断地认为企业营利就会伤害大众利益,片面地仇视那些营利的公司。而这可能并不利于企业去创造更大的社会价值,因为社会与企业双赢的可能是存在的。5. 自怀孕开始,妈妈们的自尊水平和关系满意度在三年内呈下降趋势

最近一项研究表明,妈妈们的自尊水平变化在一生中有一个重要波动:从怀孕开始到成为妈妈,她们的自尊水平和对关系的满意程度会在三年内呈下降趋势。

荷兰蒂尔堡大学的Wiebke Bleidorn和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的研究者们一起,对近85,000名位于挪威的妈妈进行了一项跟踪调查。每一位妈妈分别在怀孕时、分娩前后和生完孩子后填写了关于自尊水平和关系满意度的问卷。每位妈妈会在孩子36个月时,完成最后一次问卷。

结果显示,这些妈妈们的自尊水平在怀孕期间开始下降,在孩子出生后到6个月大之间有所回升,在6个月到36个月之间又开始逐渐下降。

研究者表示,这个变化模式与母亲怀孕期间身体激素等方面的变化相一致,而孩子6个月之前妈妈的自尊水平提高,可能是由于刚刚成为母亲后会有一种“把控感”和意义感。而随着孩子越来越大,母亲自尊水平的下降可能是因为成为了妈妈的女人,在身体上发生变化、在心理上承担更多、在社会上也受到一些新的约束。

不过,研究也发现,妈妈们对关系的满意度直接影响着妈妈们的自尊水平。研究团队认为,至少在孩子出生三年内,对关系感到更满意的妈妈,自我评价会更高,自我的价值感也会更强。 

6. 人们和前任做朋友,通常是出于以下7种原因

奥克兰大学的Justin Mogilski和Lisa Welling随机招募了348名志愿者(平均年龄21.43,异性恋,超过半数的志愿者近期正处于一段恋爱关系中),志愿者被要求尽量多的填写出他们认为“会和前任做朋友”的原因。最后研究者根据结果制作了包含153项原因的list。

接着,研究者们招募了另一批志愿者(N = 513),这些(异性恋)志愿者都曾经历过至少一次的分手。志愿者被要求在上文提到的list中按照“重要性”给每项打分,打分区间为1~5,1分表示“完全不重要”,5分表示“十分重要”。最后,这批志愿者填写了关于人格的调查问卷(包含Personality Inventory for DSM-B5rief Form,PID-5-BF及大五人格测试)。

结果显示,有7项关键因素导致了人们想要跟前任伴侣做朋友:

1. 依赖/感性因素,如“我们拥有很多共同的美好回忆”;ta是“支持我人生目标的人”

2. 实用因素,如“我可以坐ta的顺风车”“ta有很棒的朋友”

3. 还未切断的感情吸引,“我对ta依旧还有感觉”

4.“共同拥有”的关系,如“我们之间有/有过孩子”

5. 不断减退的浪漫吸引力,使得双方可以拥有真正的精神友情,如“我失去了对ta的性激情”

6. 维系社会关系,如“维持我们共同的朋友圈”

7. 性需求,如“我还想继续和ta保持性关系”

男性选择“实用因素”与“性需求”的比例比女性高。不过,性别对选择的影响力要远远小于个人特质。外向型的人倾向于受“实用因素”影响,而“宜人性”高的人更容易受“感性因素”影响。此外,更易受负面情绪影响的人认为“依赖/感性因素”和“还未切断的感情吸引”是与前任做朋友的重要因素。

0_wx_fmt_jpeg

7. 不想让别人对你印象不好,你不要做以下3件事 

荷兰乌得勒支大学的Janina Steinmetz和她的同事们总结了近两年的一些心理学新研究,告诉大家“如何避免在人际交往中搞砸印象”。

首先,放弃以谦逊的说法进行自夸。Sezer, Gino和Norton等研究者举例说,当一个人在社交软件上说“今天没时间弄发型,刚从床上爬起来就出门了,结果还是被搭讪,感觉很困惑”,这样的表述可能会给人留下“有魅力”的印象。但同时也会有 “反作用力”。这种方式最大的问题在于“不够真诚”,人们常常会感知到“谦虚/抱怨”背后的“骄傲嘴脸”,从而用这种方式通常会给人留下“不真诚”“不可爱”的印象。

其次,虚伪有“毁灭式”的后果。研究者Hepper等人解释说,虚伪在一些情况下的确十分“好用”,人们都喜欢被认同的感觉,但是“当面一套背后一套”的虚伪一旦被察觉真相,带来的后果却是毁灭性的,表态和做法不统一在人们眼里,是没有羞耻心、愧疚感。研究者说,(说一套做一套的)虚伪所带来的后果,比“一开始就选择做令人厌恶的事”更加严重。 

最后,避免过分自夸。研究表明,我们真的不喜欢那些抬高自己的人。比起急于让大家知道你有多棒,不如中肯地在合适的时机评价自己,让别人用更长的时间看到你的好。

8. 内向的人容易因为过高地估计压力,而失去领导的机会

此前已有研究表明,与外向者相比,内向者成长为领导的可能性更少;而新近的研究发现,内向者的“临时领导能力”更弱,即他们更容易在一些非正式的、临时、紧急的情况下难以表现出领导力。这是因为他们会过高估计了临时充当领导的难度和压力值。

研究对184名学生进行了“外向性”特质的测量,来确定他们的内向/外向水平。然后他们被指定完成一项小组领导任务,并在开始任务之前测量他们的感受。结果发现,内向者更容易对任务抱有负面情绪和感受,他们更不容易感受到开心,而更容易觉得任务是可怕的、充满压力的。内向者如果能够意识到这一点,控制自己不要高估领导任务的难度,更有利于他们成长为领导者。9. 大多数人都爱自欺欺人——宁愿选择不知道坏的事会发生

人们总是难以面对那些可能发生的坏事情。Gerd Gigerenzer等人的研究发现:大多数人都会因为恐惧,而宁愿不去了解坏的事情是否会发生,甚至会故意忽略与它们相关的信息。

研究对德国和西班牙的全国代表性样本进行了调查,询问他们是否会愿意知道一些与未来有关的信息,其中包括一些负面的事件信息,比如自己或伴侣死亡的日期和原因,自己的婚姻是否会以离婚收场;以及一些正面的信息,比如还未出生的孩子的性别,以及将会收到什么样的圣诞礼物。

结果发现,85-90%的参与者说,他们宁愿不知道与未来相关的那些负面事件信息。只有1%的人不论在哪种情况下,都表示自己愿意了解。10. 短时间的独处能平复你的情绪

Thuy-vy T. Nguyen(2017)等人的一项研究表明,短时间的独处能够平复人的情绪,即短时间独处对情绪有钝化效应(deactivation effect)。

该实验招募了114名大学生作为被试者,要求他们先完成一份当下情绪体验问卷,之后研究者被分为两组。在接下来的15分钟里,实验组(N=75)的被试独自坐在舒服的坐椅中,远离电子设备、不参与任何活动;而对照组的被试(N=35)则与同性研究助手进行社交互动。之后,所有被试者再次填写情绪问卷。

结果发现,独处的被试,无论是积极情绪(如兴奋)、还是消极情绪(如愤怒、焦虑)均有下降。而参与社交互动的被试的情绪没有变化。也就是说,短时间独处对高唤醒的积极、消极情绪都有钝化效应,这个研究结果表明,人们可以利用独处来管理情绪。比如,睡前短时间的独处来平复激动的心情,或者短时间独处来缓解负面情绪。今日投票:

0_wx_fmt_gif 3

0_wx_fmt_jpeg 1

References:

Bhattacharjee, A., Dana, J., & Baron, J. Anti-profit beliefs: How people neglect the societal benefits of profit. Journal of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 113(5), 671-696.

Debrot, A., Meuwly, N., Muise, A., Impett, E. A., & Schoebi, D. (2017). More than just sex: Affection mediates the association between sexual activity and well-being.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 Bulletin, 43(3), 287-299.

Gigerenzer, G., & Garcia-Retamero, R. (2017). Cassandra’s regret: The psychology of not wanting to know. Psychological review, 124(2), 179.

Lichstein, K.L. (2017). Insomnia identity. Behaviour Research and Therapy, 97, 230-241.

Nguyen, T.V.T., Ryan, R.M., & Deci, E.L. (2017). Solitude as an Approach to Affective Self-Regulation.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 Bulletin, 44(1), 92-106.

MA‐KELLAMS, C., Wang, M. C., & Cardiel, H. (2017). Attractiveness and relationship longevity: Beauty is not what it is cracked up to be. Personal Relationships, 24(1), 146-161.

Smith, M.M., et al. (2017). The perniciousness of perfectionism: A meta-analytic review of the perfectionism-suicide relationship. Journal of Periodicals, 1-21.

Wacker, R., Bölte, S., & Dziobek, I. (2017). Women Know Better What Other Women Think and Feel: Gender Effects on Mindreading across the Adult Life Span. Frontiers in psychology, 8, 1324.

Zwebner, Y., Sellier, A. L., Rosenfeld, N., Goldenberg, J., & Mayo, R. (2017). We look like our names: The manifestation of name stereotypes in facial appearance. Journal of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 112(4), 527.

Mogilski, J.K., & Welling, L.L.M.(2016). Staying friends with an ex: Sex and dark personality traits predict motivations for post- relationship friendship, Personality and Individual Differences. 

van Scheppingen, M. A., Denissen, J.. J. A., Chung, J. M., Tambs, K., & Bleidorn, W. (2017). Self-Esteem and Relationship Satisfaction During the Transition to Motherhood. Journal of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 Advance online publication. http://dx.doi.org/10.1037/pspp0000156

Steinmetz J, Sezer O, Sedikides C.(2017). Impression mismanagement: People as inept self‐ presenters. Soc Personal Psychol Compass, 11.

0_wx_fmt_gif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