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人热爱党、热爱祖国、坚持四项基本原则,满眼饱含泪水;小学担任班长多年,大学任班团支部书记两年,其间获得北京市先锋杯团支部一次;除了认识几个说相声唱戏的,我与境内外各路势力均无勾结。

0_wx_fmt_jpeg

这篇文章的内容,似乎不符合我大数据仁波切的定位,不过考虑到本号“负媒体”的办刊宗旨,也算不得太突兀。之所以说这段个人经历,是希望给读者中的青少年与家长一些警示,所以特别希望大家抱着瞧热闹不嫌事儿大的心态,顺手转发扩散!

首先声明,本人热爱党、热爱祖国、坚持四项基本原则,满眼饱含泪水;小学担任班长多年,大学任班团支部书记两年,其间获得北京市先锋杯团支部一次;除了认识几个说相声唱戏的,我与境内外各路势力均无勾结。本文的内容,只是一段个人回忆,与其他事件均无联系,请读者不要无端臆想。怀抱阴暗心理说我带节奏者,我预先问候你大爷,谢谢!

 

我是在西北地区某部队子弟学校上的小学和初中,小时候学习成绩突出,虽然算不上眉清目秀,也绝非今天油炸中年大叔的形象。当时,我们的部队大院儿离最近的县城有半小时路程,到省城则需要开上一个多小时的车,我们有事儿一般都是坐院里的班车去。

 

我们上初一那年,有一次学校组织一些同学去省城,应该是去参加一次数学竞赛。不过这回,并没有坐我们院里的班车,而是从不远的驻军A营调来了一辆车。A营的人太少,所以没有自己的子校,他们的孩子都在我们院的子校上学,我们的数学老师S也是A营的家属。上车的时候,除了S老师,还上来了A营里的几名军官,其中有个是S老师的丈夫,他一屁股坐在了我边上,姑且叫他S'吧!

 

S'坐下以后,开始莫名其妙地问我一些关怀备至的问题,时间久远,问的什么内容想不起来了。说着说着,他忽然把左手拍在了我右侧的大腿上,似乎是配合某个语气的自然所为。不过,随后他并没有把手拿开,而是自然地一直放在了我的腿上,还微微上下摩挲。当然,未经世事的儿童,很容易把这个动作理解为一般的长辈爱抚。所以,我当时虽然觉得很别扭,却并没有表达出来。再加上儿时我稍微有些晕车,就靠在座位上半睡了过去。

 

正在我昏昏沉沉之中,突然,我觉得下体一阵不适。我睁眼一看,被所见惊呆了:S'顺势从放在我腿上的手探出两个手指,正在有节奏地揉搓我的私处。从来没有这般经历的我,一时不知如何处理。就这样过了一分多钟,我实在忍无可忍,抓起他的手丢到了一边,向他怒目而视。

 

大概S'以前得手的次数不少,并没有料到我还敢于作出这样有反抗意味的举动,当时大觉尴尬。不过,在愣了几秒钟以后,他居然扶了扶稍歪的大盖帽,嘻皮笑脸地冲我说了一句:“生气了?别生气!好朋友!”那样一副狰狞、丑恶却又有几分道貌岸然的丑恶嘴脸,足以让我任何时候想起来都几乎要呕吐。

 

今天回顾此事,有一些点仍然令人费解:为什么那天我们要坐A营的车,上来的几个叔叔为什么要一个个坐在我们旁边,他们跟我们去参加竞赛是为啥。虽然我已经没兴趣搞清当年是不是有什么阴谋,但这样的疑惑还是难以消除。

 

这是我的亲身经历,连标点符号都没有半点虚构。其实,少年儿童面对虐待和猥亵的几率,比大多数人想象得大得多。我在朋友圈找了一些熟人做调查,幼年时有过明确被猥亵经历者超过了一半。在猥亵案例中,又有一多半是发生在幼儿园。其中有些案例,比我的经历更加恐怖和匪夷所思,不过因为不是本人亲历,无法保证转述如实,故没有录于文中。

虽然样本太少不足立论,猥亵儿童行为的普遍性也已经远远超出了我的想象。可是,大概由于社会舆论总是有意无意地引导,让受害者在事发后保持沉默,这样的事情我们听说的很少,于是猥亵者就更加肆无忌惮。因此,我愿做一马前卒,揭露亲历的社会阴暗面,以个人的伤疤唤醒社会的关注。

 

反思这段亲身经历中的一些细节,我特别想将下面几点分享给家长朋友们:

 

一、少年儿童和男女青年,在与一切陌生人或熟人近距离接触时,都要保持警惕。无论你面对的是普通同事,还是省级劳模,无论他是你敬爱的老师,还是事业上的偶像,过分亲密接触的动机都值得怀疑。作为家长,请务必不要让孩子有过分亲密接触任何人的机会。

 

二、受到侵犯时,要在第一时间大胆地反抗,大声地说出来。现在的普遍论调是,被侵犯者如果为人所知,会带来心理上的阴影。我认为,这是对大众的误导,和对坏人的极大纵容。就拿我个人来说,今天把这件事说出来,并没有感到什么心理压力,反而觉得因为警示了更多人有小小的成就感。

实际上,大多数猥亵案犯在面临反抗时,虚弱得如同一张尿湿了的手纸,可当年如果我在车上默默忍受,后面再发生什么就难以设想了。令我终生遗憾的是,没有当时马上跳出来大声揭发他的猥亵行径——我相信,人民军队是不会放过这样的败类的。

 

三、很多猥亵、侵害行为发生的场景相当隐蔽,很难为外人观察到。所以,身经百战的S‘叔叔才敢于在公共交通工具上就动了邪念。某三色组织之所以用扎针的方式体罚孩子,其实是很高明的:这种方式动作幅度极小,甚至在监控录像中都不一定看得出来。

所以,幼儿园装监控这事儿,从技术层面来看,我觉得作用有限。不过,结合儿童猥亵多发的现实,和幼儿园的特殊性,我仍然支持全面普及监控,这对于震慑犯罪分子、提高犯罪成本大有好处。

 

四、曾子曰:劝赌不劝嫖。猥亵乃至性侵的案犯,并无半点人性可言。给猥亵儿童的案犯留有任何改造的机会,都是对社会资源的亵渎。如果某人猥亵了你身边的儿童,请立刻摆好姿势,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利用一切合法手段不遗余力地对其造成伤害。

只有让犯罪者承受超过其社会危害的后果,才能保护处在完全弱势地位的儿童。当我看到“恋童癖在国外监狱中是什么地位?”一文中提及,国外的恋童癖罪犯在监狱中被不断暴打与虐待时,顿时为在白左当道的西方社会也有这样的人间正义存在而感动得热泪盈眶。

接二连三的虐童事件热度已消,我惊讶地看到,在被坐实了扎针虐童这样的人间大恶以后,某幼教机构的负责人居然会为部分家长的指控没有得到硬盘支持而欢呼雀跃,似乎自己瞬间成了正义的天使。这样的恶一天不消除,这样的人一天不灭亡,儿童们面临的威胁就会一直存在。为了消除这样的恶、消灭这样的人,我认为一切手段都是可以接受的——跟恶魔讲程序正义,是毫无意义的事。

640

【作者按:做个小宣传,本月15号,科大讯飞执行总裁@胡郁 和我(@北冥乘海生)将在知乎搞一期有趣的live,帮你“了解人工智能,过好下一个十年”,欢迎大家点击文章底部的“阅读原文”关注!】

640

公众号文章精选:

20万、50万、100万的算法工程师,有什么区别?

从薛之谦到林心如,大V们有多少僵尸粉?

从初夜权到在线广告——拍卖中的趣味与玄机

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谈谈人工智能里的优化

达则兼妓天下,穷则独占妻身——论大数据教的起源

640_wx_fmt_png

640_wx_fmt_jpe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