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家新燕子,衔出隔墙花?——绕过网络审查究竟带来了什么影响

一堵长城,一面金盾。官方讳莫如深,民间吵闹不休。一方是所谓民智未开,为了你好;一方是所谓1984,防民之口。嘴仗煞是好看,严肃研究却没多少。最近,来自北京大学和斯坦福大学的研究者通过大规模的实验,系统评估了绕过高墙的影响:大部分人对翻墙兴趣确实不大,但是,这很可能因为他们低估了自己对墙外信息的接受程度。只需要很微小的激励,大部分人会倾向浏览墙外信息,观点立场也会因此改变。

我出身寒门,想说说贵子的路

他说:城市的孩子比农村的孩子有捷径。 我承认,在那个年纪,我没有他们大多数人的眼界与谈吐。 现在的我才深刻地体会到,这就是另一个名词的表现——闭塞。 我努力地爬上一个阶梯后,发现自己和别人并不在同一个起跑线上。 每一个阶段都是一个分水岭,和很多人背道而驰,我越走越远,越走眼睛里看到的世界越大。

「破冰」文化,你纳投名状了吗?

过去的青皮混混要入在地头上混,要给用手拿一块火红的炭,给当地的地头蛇点烟;今天的酒桌上,随处可见的劝酒文化;一些公司的团建,故意在大庭广众下跳舞,甚至集体在地上爬行,其实都是一种筛选机制。 通过这种筛选机制,把认同自己的人选出来,把不认同的筛选出去,这个筛选的过程就是把人体制化的过程。

你不了解底层,也不了解上层

这篇文章来自于霍老爷在知乎最高票的文章,在知乎获得4W多赞,数百万阅读。很多在奋斗路上的人表示通过这篇文章,看到了更大的世界,他们的人生中模模糊糊的观念,被一语道破。 这篇文章,也让很多年轻人和自以为社会精英的人却纷纷指责,表示难以接受。这正说明,它揭示了社会运行的规律。这篇文章会让底层了解上层的思路,中层理解世界,上层反省自。

中国式教育欠缺的一课

我们尊重记忆,但我们不能满足于记忆。爱因斯坦说,我从不把可以在书里能查到的知识记到脑子里,相信没有一个人会认为爱因斯坦不会学习。 一个人很可能把所有的诗文都背的滚瓜烂熟,但都不理解,这就是机械记忆,机械记忆的坏处就是没有创造力。 这就是统治者的思维,统治者对人才的态度是,要么为我所用,不为我所用最好杀掉,有创造力的人是最危险的。这些人会独立思考,因为这些人很难适应刻板僵化的体制,是统治者所提防的人。

把自己培养的那么优秀,难道是为了成为更好的奴仆么

为什么逆袭越来越难,原因是现在大学的很多专业设置,还是按照制造业的用人需求设计的,这个也好理解,因为我们是制造业大国,得为各个行业输送人才。 为什么跨越阶层越来越越难,因为平民家的小孩从大学专业设定上就是按照当一名专业人士、一个职员的标准去培养的,不是当随从,就是当劳动力。

越贫困,越无力

穷人为什么穷?无论中国美国,主流对此都有种没明说但心照不宣的观点:因为他们懒、酗酒、赌博……曾有条被疯转微博,一位妈妈卖盗版光盘被城管追赶跳入水中,当时,一位女博士点评说北京好月嫂都月入过万了,何必要选这么苦情的生活方式?此微博后被证实为谣言,但抱小孩卖毛片的中年女性的确曾是北京一景。中产阶级的眼界不是穷人的眼界,正如本书作者也苦苦思索,劳工为何不要求加薪,或寻找更高薪工作,甚至组织工会,维护自身权益?答案是,越贫困,越无力。

与其说阶级固化,不如说你没有搞懂自己的上升通道

一个健全的社会,有两种人可以生活得很好,创新的和勤快的。昨天我看到一则新闻,福建初中辍学的姑娘外出打工,边学边做电焊,几年后月收入过万。扎克伯格靠搞互联网成为一代新贵,目不识丁的陶华碧也能成就老干妈的奇迹。 没有一个现代社会的阶级管道是彻底封闭的,你只有看清自己的站位以及明确目标位置,精准定位,才能找到两点之间的那条直线。

你那么听话,为什么还是如此平庸

走惯了设置规矩指示牌的大路,人也很难再去面对一条陌生的小路。他们习惯的规矩支撑着他们的世界有序的运行,一旦抽掉这些规矩,他们的世界就彻底紊乱。慌乱带给他们的痛苦,让他们根本没有能力去走向一条全新的,没有前人拓荒的通往自己内心的路。 有一种优秀,叫平庸,于很多人,走在人人踩踏的大路上,他们最终还是活成了看似优秀的平庸,因为他们不曾遵从过内心,也不曾尝试幽深的小径。

考上好大学学IT是不是穷人家孩子晋级中产唯一出路?

考虑普遍情况,如今赚钱最多的行业还是金融和IT,可是金融是出了名的挑家庭背景,只有IT成了一个个穷苦人家的孩子创造奇迹脱离原来阶级的温床。 除此之外,律师,医生和建筑业是熬年头的行业,熬了年头也未必过的好。 我在IT公司里见到许多出身农村最后晋升中产的例子给了我很大的鼓舞。

你没穷过你不懂

芭芭拉在不同的城市,换了六种工作,有零售,有清洁,有老人服务,但是结局都一样: 她发现自己陷入一个困局。 1.因为没钱,不得不住在偏远地方   2.因为住在偏远地方,所以不得不花费大量时间在路上 3.因为花费很多时间在路上,她用于提升自己和发现更好工作机会的时间越来越少 4.为了应付房租和生活成本,她不得不说服自己承担更多小时工作或者兼职 5.因为花了太多时间做各种劳苦的工作,她渐渐成为一个工作机器,无力做任何其它的事情,直到情绪爆发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