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 A、B、C、D 站,大家最常用的是哪个?

wx_fmt_gif

本文授权转自公众号:创日报

ID:changribao

前天,据说阿里巴巴参与的云锋基金正在和弹幕视频网站 AcFun(简称 A 站)洽谈新一轮融资,估值 10 亿人民币左右,占股将超20%。

wx_fmt_png A 站这是要翻身的节奏?

上个月才发生了 A、B 站双双宕机事件,B 站在短时间内恢复了正常运行,而 A 站却过了 1 天多才抢救过来。。。

各种猜测和段子在网上传播

wx_fmt_png 1

这波回归的很艰辛啊

wx_fmt_png 2

wx_fmt_png 3 并且在恢复后,官方还是延续说了等于没说的画风,胡乱卖萌一通敷衍了事,但网上猜测最多的是因为网站遭到入侵,连知名动漫博主 Hazx 也微博发贴解释:

wx_fmt_jpeg

然而后来大家却发现恢复访问后的 DNS 结构,并没有发生任何变动,这很大程度上说明,此次暂停服务并非来自 DDoS 攻击,以上纯属扯犊子。

wx_fmt_png 4 这不是 A 站第一次出事了,不然 “ 破绽药丸(破站要完) ” 怎么来的?

作为弹幕视频网站的鼻祖,近些年来 A 站近年在商业化的道路上连连受挫,相比发展的一帆风顺的后起之秀 B 站,鼻祖老大 A 站却成了陪跑,实在是可惜。

wx_fmt_png 5 今天就来捋一捋,这 A 站是怎么把一手好牌打烂的。AB 站的诞生作为二次元视频网站鼻祖的 A 站如今混的实在是太差了

对于一众宅男宅女而言,A 站和 B 站一直是多年来的精神粮食,开启了国内乃至国际上视频弹幕吐槽先锋。

A 站建于 2007 年 6 月 4 号,最早其实是个人网站,代码都是创始者西林模仿日本的 niconico 一行行敲的。

wx_fmt_jpeg 1

wx_fmt_png 6 当时的主页连图片都没有,但一经推出就广受欢迎~

鬼畜也是从这个时候开始流行,培育了一大批 UP 主和搬运工。

wx_fmt_jpeg 2

西林(A 站的创立者)当时还是学生,都是自己业余改 bug 审核稿件。

后来才招了几个程序员,说是招,其实就是相当于版主一样的志愿者。

因为是小作坊,人越来越多之后网站就经常出现 bug。

wx_fmt_png 7 其中有个叫 bishi 的 A 站元老,在 2009 年,带着一部分人建了 mikufans,自称 A 站后花园,说是网站崩溃的时候就可以去这个 M 站,这个 M 站就是之后的 bilibili 站。 

wx_fmt_jpeg 3 

2010 年 1 月 14 日,M 站改名为 bilibili,当时并没有说自己是商业网站, bishi 就是 B 站创始人徐逸,B 站的第一批用户由来就是从 A 站来的。

但十年一晃而过,AB 站却物是人非,当初的大佬如今却成了陪跑:

 

wx_fmt_png 从 Alexa(网站流量全球综合排名)的数据看起来,A 站现在的访问量差不多只有 B 站的三分之一。

wx_fmt_png 8

 

wx_fmt_png 从应用商店的数据来看,B 站客户端的下载量是 A 站的 20 倍。

wx_fmt_png 9

wx_fmt_jpeg 4

wx_fmt_png 从豌豆荚的数据来看,B 站客户端的安装量是 A 站的 10 倍。

wx_fmt_png 10

wx_fmt_jpeg 5

随着 B 站在产品和研发上的投入越来越大,加上从一开始就没有老大包袱,运营起来风生水起,一晃局面已定。

 wx_fmt_png 11 但细看历史,我们能发现 A 站曾经有两个弯道超车的机会:一次是直播~

AcFun 成功孵化出了斗鱼,后来却被利益方无情剥离,自己还没捞到什么好处。

视听许可牌照是斗鱼的,自己那个还没办下来,B 站已经有两块在手,差距一下子拉开。

wx_fmt_jpeg 6

另一次是移动客户端!

武汉团队虽然眼光精准,但是却不懂经营。

团队移到北京后,更是开始内部撕逼,众多投资人的心猿意马,有心无力。

wx_fmt_jpeg 7

B 站早在 2015 年就完成了 D 轮亿元以上的融资,今年更是传闻要上市。

A 站却还停留在 2016 中文在线的 B 轮融资,而且据靠谱消息,资金还没有完全到账。。。

A 站入坑全过程都说 A 站这些年牌打得太烂究竟烂在哪?

A 站作为我国最早的 ACG 资讯门户网站,也是我国最早的专业化 ACG 论坛之一。

wx_fmt_png 12 今天 A 站的陨落,完全是不良运营以及其缓慢的商业化进程的结果。一、“ 前无牌照,后无版权 ” 的硬伤

 

看这半年来的几条新闻,就可看出大概:

 

5 月 10 日,新浪因 A 站擅自播放第 52 届金马奖颁奖典礼暨星光大道节目,以侵犯新浪的著作权为由向 A 站起诉,索赔 50 万元。

 

6 月 22 日,因为没有试听牌照文化部领导约谈 AcFun,要求其整改。

 

7 月 13 日,B 站电视剧被下架,A 站整个影视区全部消失。

wx_fmt_png 13

其实 A 站早在 2015 年就因为版权而遭到优酷土豆的起诉,后者提出 A 站用股权和 1800 万现金作为赔偿。

 

而相比之下,B 站虽然也曾经历过版权纠纷,但在后期手握两块牌照开始洗白,大量购入动漫视频版权,并尝试开拓海外市场。

 

wx_fmt_png 14 曾经由于树小不招风,A 站一直保留大量无版权作品,B 站找不到的电影 A 站一般都能找到,可这样担惊受怕的投机取巧,能坚挺多久?

 

二、“ 高层撕逼、资本动荡 ” 的外伤

 

wx_fmt_png 6 A 站的内部撕逼早已不是秘密。

 

当年西林因避免网站倒闭,在 2010 年以 400 万元的价格出售后离开,而 4 年后,接盘者赛门称和投资方理念不合,又一次离开 A 站。

此后奥飞入股 A 站,原班高管大换血。

等优酷土豆入股 A 站之后,又换一次。

去年获得软银中国投资之后,管理层再度动荡。

几乎没过多久,当时的 CEO 莫然向董事会辞去全部职务,奥飞娱乐副总裁兼 CSO 李斌被任命为新董事长,原 A 站总编辑刘炎焱接任 CEO,这也是 A 站近 6 年内第三次更换 CEO!

wx_fmt_jpeg 8

 

在频繁地更换一把手的背后,则是 A 站资本上的动荡:

2014 年奥飞成为最大股东;

2015 年 6 月,优酷土豆注资 A 站,获得18%的股权;

2016 年 11 月,中文互娱背后的中文在线出资 2.5 亿元认购 13.51% 的股权,一跃成为第二大股东,A 站估值也一度达到 18.5 亿元。

wx_fmt_png 15 虽然背后的资本方看似都异常强大,但是各方拉锯,A 站是自讨苦吃。而且截止 2016 年年底,根据中文在线财报显示,A 站全年营收仅为 71 万,亏损 1.46 亿。

三、定位不明,内伤太重

 

作为一个第三方平台网站,A 站始终没有理清究竟应该为谁服务。

 

正常来讲,第三方平台依赖个别供应商,而供应商依赖的还是大众消费者。

wx_fmt_png 16 不论怎么说,服务好消费者才是平台网站应该做的事。

 

然而 AC 娘太高冷:

B 站开放注册的时候,它注册账号还要去淘宝买;

B 站界面美化的时候,它还是岿然不动;

B 站早就出了硬币系统激励 up 主,A 站后来才跟上香蕉制度;

B 站各种搬运新番旧番的时候,它连个明确的动画分类都没有,投个稿都难,审核速度还像个乌龟。

看看 B 站的业务

wx_fmt_jpeg 9

 

A 站就这样,硬生生的将死忠粉赶走,拱手送人。

 

如果一开始就以小而美定位,很显然它的目的达到了。但如果真的想做好做大,不如踏踏实实运营自己的网站。

 

四、投资盘子太小的隐性伤害

 

不管是二次元音频站点 M 站、纯幕后的专业动漫媒体 Anitama、成都的知名老牌漫展 Comic day 还是老牌动漫论坛 Stage1,很多看来是在做公益的投资,被二次元产业的人士铭记在心。 

 

反观 A 站的投资,多为自己利益相关,高下立现。

wx_fmt_png 17

同时 B 站的吸金能力也一直在上涨,旗下运营的《 FGO 》和《 碧蓝航线 》都稳居在 App Store 畅销榜 TOP50。而此时 A 站进军游戏业务,颇有些 “ 赶鸭子上架 ” 的味道。

 

而且在 M 站下还挂着一张视听许可证,是真的留给 M 站,还是为 B 站之后的并购做储备就不得而知了。

wx_fmt_png 18 虽然网友们平时骂破站药丸,但是破站真的要完的时候,大家还是十分舍不得的。

wx_fmt_png 19 也有人说,A 站的强大之处在于总能解决那些其他网站没有遇到的问题,动荡到现在,也一直没有跑路。

不知道这次风波之后,A 站还有没有机会打一个翻身仗?

A 站曾安抚过每一个孤独的宅,

但商业可不跟你讲爱与和平。

一味地傲慢与短视,

等待你的只有死亡。

“ 冬至快乐 ”

wx_fmt_jpeg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