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雪对当下《守望先锋》电竞的种种问题和质疑一一给予了回应。

0_wx_fmt_gif

临近年关,《守望先锋》电竞圈子并不平静。

11月29日,著名战队MY宣布,由于无法担负长期的亏损,决定放弃《守望先锋》,转移到其他项目。MY曾经获得2017年中国守望先锋OWPS年度总决赛冠军,是OW电竞界的明星队伍。这支队伍宣布放弃《守望先锋》,可谓是对国内OW电竞发展的一记重击。

0_wx_fmt_jpeg

MY的离开并非个例。今年年初,WE就已宣布解散OW战队。而在MY宣布放弃《守望先锋》3天后,另一支夏季赛冠军战队OMG也解散了守望先锋分部。不仅是战队解散,一系列与电竞有关的负面传闻也始终围绕着这款曾经的话题游戏。12月6日,陷入黑箱操作争议的暴雪中国电竞总监Larry发布长微博,宣布辞职。

不少人在说,守望先锋要凉了。除了圈子里的乱象,许多人将其归咎为暴雪的傲慢与不作为。在暴雪相关规则的严格管控下,任何第三方赛事的举办都需要经过暴雪授权,每场比赛奖金不得超过1万美金,累计不得超过6万美金,超过1万美金的赛事还必须提交包括赞助商以及各种活动的计划资料。

第三方赛事难以发展,官方赛事的参赛资格难以获得,加上游戏本身的人气下降等原因,多方面的原因导致了当下OW电竞在中国的混乱局面。对于正在大力发展电竞体系的暴雪来说,中国是他们最重要的市场之一,而现在事情的严重性已经到了必须正视和着手解决的地步。也许正是出于这样的考虑,在Larry宣布辞职一周以后,季前赛决赛刚刚打完,与家人相处了不到24小时,守望先锋联赛主席Nate便火速赶往中国处理相关事宜,并安排了一场媒体群访,对当下OW电竞的种种问题和质疑一一给予了正面回应。

0_wx_fmt_jpeg 1

暴雪守望先锋联赛主席 Nate Nanzer

在这场采访中,Nate多次强调,暴雪非常重视中国市场。“我们需要向中国玩家传递一个信息,暴雪非常重视中国市场,很在意中国玩家社区的体验,希望来倾听中国的声音,而不是像有些人认为他们对中国不闻不问。“

在采访现场,Nate公布了一系列守望先锋电竞在2018年的计划,包括对俱乐部的扶持,比如提供更多的比赛和奖金。而对于如何看待冠军战队转型其他游戏的问题,Nate表示,自己无法揣测背后的原因。但有一点,他认为那些希望能够在《守望先锋》电竞上赚一些快钱的队伍,“可能这并不是我们想要去长期合作的一些合作伙伴”。

以下是采访全文:

记者:我们知道,并非所有队伍都拥有参与OWL的财力与资金。对于顶级战队MY无法解决盈利而转型,您认为问题出在哪?是否有合适的解决方案?Nate:MY是中国在去年夏季赛里表现最好的队伍之一。对于他们的转型,我们深表遗憾,至于背后的动机我们也无法深究。但很明显的是,在中国市场有很多其他的游戏发行商、厂商,他们有很多的市场预算,并以此来吸引一些团队玩其他的游戏。对于这些事情,我们同样不希望做出过多评论。

我们很清楚我们的目标和计划:守望先锋电竞是一个长期的体育联赛,它将是为我们的投资人、队伍的拥有者、合作方都能带来巨大效益的一个项目。而对于那些——我说的可能比较直截了当——希望能够在守望先锋电竞上赚一些“快钱”的人们,比如那些“试水几个月,赚不到钱就换项目”的队伍,或许他们不是我们的长期合作伙伴。

对于一个公开的商业项目,只有价值观契合才能达成长期合作。我们想传递的一个信息:2018年暴雪的重要目标是稳定整个中国的电竞生态。对于维护生态,我们有非常多的考虑,比如通过暴雪的守望先锋联赛,扮演一个更积极、更主动的角色,帮助队伍取得稳定收入。同事,我们会有一些相应的鼓励机制,让他们获得更好的待遇、更棒的训练条件和更高的竞技水平,最终使他们达到OWL(注:Overwatch League,守望先锋联赛)的竞技水平。

总的来说,我们核心目标和愿景是创造长期价值。而OWL的第一赛季,包括我们的挑战者系列赛等等,都只是这个长期计划中的第一步。我们希望2018年,能够为中国带来更加稳定的电子竞技生态。

另外,我也想说明一下您刚刚提到的情况——“很多守望先锋没能参与到OWL赛事中”。首先,我们认为这个表述不够准确。在西方已经有很多守望先锋的战队已经加入到了OWL,比如Misfis。另外,还有很多投资方他们是希望将资本投入到OWL中的,但他们没有运营电子竞技的经验也没有合适的契机,这就是战队的机会了。

所以如果一些战队觉得自己没有足够的经济实力进入OWL,暴雪依旧保持开放的态度,他们应该和我们聊一聊,看看有没有合适的机会。我们也许可以通过其他国家的经验,帮他们促成合作。 

记者:您刚才提到,有些战队退出是因为他们只想赚快钱,但最近退出守望先锋的战队很多。据你了解,是不是有一些其他方面的原因,让你觉得的确这个问题很严重、需要暴雪这边解决的?Nate:首先我们想强调的一个重点是,所有的战队都良好的经济状况、都能盈利,这是我们乐于见到的。我们并不希望战队赚不了钱,或因为经济财政的原因最后退赛等等。

接下来回答您的问题,我们有哪些具体的举措。在2018年,全年都会有更多比赛,包括我们提到的挑战者系列赛、OWCC、公开系列赛以及更多的第三方的比赛。接下来会有更多的机会,为选手、为队伍提供经济环境,让他们有更多的盈利机会。

虽然我们现在看到网络上有很多讨论集中于“战队解散”,但其实很重要的一点是,我们关心的是选手,关心的是整体的生态系统。这并不是说暴雪不关心战队,但在整个生态系统当中,选手也是非常重要的,我们希望能给选手创造更多的机会,让他们有更多线上、线下的比赛,得到锻炼的机会。因为战队是由选手构成的,有选手才有战队。

我们在全世界都有很多第一方的比赛。中国是一个非常特别的市场,他有很多独特的地方,所以在中国我们会有更多的第三方比赛,与其他地区的策略和侧稍有不同。另外,我们现在还没有公布2018年是否要举办守望先锋世界杯,但我们认为这一赛事非常有价值。虽然2017年的世界杯在中国地区有一些插曲,比如说组委会的一些事情,但我们依旧认为守望先锋世界杯是一个非常有潜力的项目,我们持续投入,并让它变得更好。

总结一下,我们在2018年会让选手有更多机会打比赛,然后通过比赛让他们有盈利空间。

记者:电子竞技赛事和传统体育不一样的地方在于,它不仅需要有非常强的观赏性,同时还要更多人参与进来,促成一个“好玩的体系”。而这个体系如果只是有挑战者杯赛和公开赛这两个阶段的话,是明显不够的——比如英雄联盟和王者荣耀的底层赛事建设非常庞大,会涉及到高校、网吧以及各个层面。我觉得过去一年,暴雪在守望先锋电竞的策略可能也是来自于这个方向,我希望听听Nate是不是认同这个观点?如果认同,那么暴雪在底层赛事搭建上有没有做好准备,将会有怎样的具体措施?Nate:你也提到了一些其他的电子竞技联赛,对于一个电子竞技项目来说,成功的标准并不单一。所谓“成功”到底是指的什么?可能会有很多的观点。比如说成功标准就是有很多观众,那么接下来我的问题是,这些观众能做什么?他们拿了赞助,还是说购买了更多周边,买下了很多的皮肤、英雄么?

现在市面上有很多不同游戏的发行商、厂商,不同的厂商对电子竞技项目的成功的定义也不尽相同。所以我们认为。这适合简单比较。对于一些发行商而言,他们做电子竞技原因就是为了市场营销,为了让游戏吸引更多的玩家,让玩家知道这个游戏。

对于守望先锋,我们的看法是,它是一个独立的体育产品。我们要靠这个体育产品获得真正的盈利,它能够真正的变现,就像传统体育一样,会有很多的利润来源,创造长期的价值。

这里我想和各位表达的是,我们的目标可能和市面上其他的电子竞技联赛不尽相同。

建立电子竞技赛事的群众基础是非常重要的,这是我们的工作重点。从守望先锋的公开争霸赛到挑战系列赛,这是一条清晰的职业道路。我们认为它的整个系统在纵向上处于一个良好的状况。

而关于网吧、高校的比赛我们也在探索,可以肯定的是,我们未来会在这一领域加以探索,但我们想要一步一个脚印地做,不希望一口吃个胖子,做得太多,然后让比赛的质量参差不齐。

现在有很多人在玩守望先锋的竞技模式。我们希望很这些玩家能有一个良好的循环,让他们在游戏客户端之外,去参加一些有组织的比赛,然后赢取奖金——这是他们通往职业之路的一部分。

但当然,并非所有的竞技比赛玩家一定要走向职业之路。我玩篮球,虽然技术不好,但他也喜欢和朋友一起打比赛,因为这是一个社交体验。和朋友们一起进行有组织的比赛是很有趣的事。所以现在也在考虑在未来把官方比赛的标准放低,让其他水平的玩家也有机会参与。高校比赛肯定是一个很好的点子,我们已经在做一些校园电竞环境的探索了。

回到问题。2018年,暴雪工作重心是让中国守望先锋电子竞技的生态系统能够稳定下来,一步一个脚印的做些什么,而不是一口气做太多。

记者:刚才您提到了职业道路,那么关于电竞俱乐部的成长、支持政策方面,您有什么可以分享的?Nate:首先,国内的很多俱乐部和战队,他们愿意同暴雪达成长期的合作关系,一起构建电子竞技的生态体系。

我们知道目前市面上有一些厂商直接花钱,让俱乐部来玩他们的游戏。我们不希望这样做,也不认为这是健康的做法。我们希望看到的是,俱乐部作为一个长期合作伙伴,他们能够在特定领域更好地运营,我们也会有相应的资金的支持和激励机制,帮助他们更好地建设品牌、吸引粉丝。我们的激励机制也是基于这些指标:能否很好地建立品牌,能否建立稳定的粉丝群,并且给观众带来良好的观赏体验。暴雪现在正在内部讨论一些细节,但目前还没有更多的信息可以透露。

此外,我们会慢慢地开放激励机制,甚至会和队伍分享一些利润,比如赞助商分成、票务分成,这些都是我们在讨论和考虑的。我们希望通过这样的方式来更好地支持俱乐部,让他们能够与我们一起构建整个生态。

当然,对于俱乐部的反馈暴雪也很重视。我们希望知道他们需要什么资源,以及在这个过程中,有什么事是我们可以帮忙的。我们希望这是一个互相的扶持的过程,而不仅仅是单纯的“我们给你钱,你来玩我们的游戏”。

暴雪希望看到的是,如果你是一个中国的守望先锋电子竞技粉丝,到5年、10年后,你喜欢的队伍仍在那个地方打着比赛。俱乐部和队伍会在这个过程中逐渐建立自己的品牌、运营自己的粉丝。只有拥有稳定的基础,才能实现这些目标。这对守望先锋的电子竞技来说至关重要。

我们非常非常重视中国市场,中国的玩家对我们来说非常重要,我们很在意中国玩家的体验。我们是来倾听各位反馈、倾听玩家声音的,绝不是对中国不闻不问。我们希望让更多的中国粉丝知道,暴雪非常重视中国市场。虽然在过去的几个月当中,发生了一连串遗憾而不幸的事情,但它已经发生了。

我们希望能够和中国玩家携起手来,让守望先锋的生态系统更加健康、稳定。

目前,守望先锋在中国有非常非常多的玩家,“守望先锋没有凉”。互联网上有很多的声音,但并不是所有的声音都是真实的。我想说的是,我们对中国守望先锋游戏的表现、对电子竞技未来的表现充满了信心。暴雪愿意用更多的时间和精力来让中国的守望先锋电竞赛事变得更好。

记者:关于Larry的离职,对明年守望先锋赛事是否有影响?他的继任者是否已经有人选?对于中国区赛事总监而言,明年的工作重点是?Nate:我们认为,不会有很多实质性的影响,更不会有伤筋动骨的变化——因为暴雪中国有一个非常厉害的团队,有热情,有能力,他们一直是致力于打造顶尖的守望先锋电竞赛事。在幕后是整个团队在做,并不是Larry一人的功劳。

目前暂时没有关于中国区继任人选的计划和信息可以分享。短期来看,我们本地的团队非常优秀,总部也会给予他们更多支持与帮助。就像我们说的那样,中国是极为重要的市场。太平洋虽然很大,但飞机会每天飞——虽然间隔很远,但我们一直心系中国,并且乐于帮助中国建立一个未来更好的生态系统。我他非常上海一家餐馆的烤鸭,每次来中国我们都会去那里吃饭。如果有人请我吃烤鸭,我一定会来。

记者:很多玩家认为,暴雪严格限制比赛奖金的行为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比赛的热度。对于这一政策,暴雪的出发点和目的是什么?Nate:首先,玩家社群比赛和第三方商业比赛是有区别的。对于社群比赛,我们的门槛实际上是非常低的。如果你想举办一个学校内比赛,你只需要填一个表,然后就可以去做了。我们希望看到越来越多类似的比赛。

而第三方比赛的商业属性决定它是和玩家之间的社群比赛是有差别的。我们想说的是,作为暴雪,我们对自己的电子游戏和电竞比赛都有极高的质量要求。我们都知道,守望先锋是暴雪花费了大量时间和金钱做出的游戏,是秉承着暴雪精益求精、质量第一的核心价值观做出来的这么一款游戏。

同样的,我们希望每场比赛,包括第一方和第三方的,都能达到暴雪的质量标准,而不是为了办比赛而办比赛。太多的比赛对品牌也是一个伤害。什么是高质量的比赛?我认为现在和战旗合作的OTS比赛就是一个很高质量的比赛。

我们也希望有更多第三方参与其中。当然,一切的前提都是保持很高的质量,而不是通过高额赏金来博得眼球。暴雪在全球范围内有很多重要的合作伙伴,包括英特尔和HP等等。

我们需要优秀的内容(文字/视频)创作者共同合作,有意者可以投稿至:

tougao@dj.sina.cn

如果你想加入游研社,也欢迎将简历和个人介绍发往我们的招聘邮箱:

hr@dj.sina.cn

0_wx_fmt_gif 1

关注公众号"游戏研究社”( yysaag )发送红色关键词获取近期精彩内容奥德赛 / 对于今年第二个满分神作,我有些别的话要说百度 / 看了百度百科,我才知道世界上最牛逼的游戏公司竟然是这家? 缸人 / 爆红“缸人”的背后:制作人有着摇滚乐手、哲学家与程序员三重身份人生 / 当年买错盗版碟,却意外开启了另一段《虚拟人生》

0_wx_fmt_gif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