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的作品,可复制的模型,可迭代的能力,有效的成功经验,一个都不能少。

0.gif

0

#生财合伙人# No. 47:赵晗坐标:广州

职业:淘宝掌柜、知识投资创业者

自述:深度的自学爱好者,热爱钻研和探究,计算机专业,先后从事过 IT、心理咨询、职业生涯咨询,2012 年底开始做淘宝至今,目前同时在做内容创业方面的项目,主题是知识投资。

资源:母婴电商创业经验,网络自学经验(比如如何快速找到某个领域的优质经验)。

求勾搭:认识圈友,互相学习。

微信号:micarlon

我先抛出一个问题,大家一起来思考:我们购买了很多知识付费的产品,如果我们把它们当成是一种知识投资,现在假设要知识变现,那么能够变现的到底是什么?是知识本身吗?是对这些知识(道理)的践行吗?还是你有其它的答案?

0.png

Part 01做出完整作品的能力

昨天下午,我陪老婆从电子商务师考试的考场回家。坐滴滴顺风车经过广深高速进入增城区界的时候,我看着路边的“增城”指示牌突然想,整个地球表面的土地本身本没有什么边界,这些边界是人为设置的。这也让我想起余晟的一段话,他说:“我小的时候每天都要看电视台的天气预报。有一天我忽然想到,天气预报为什么都要按城市来呢?在两个城市的交界处,天气应该按哪个城市的来于是我假设自己是一朵积雨云,我到了交界处,要不要停下来?答案当然是‘不’。所以我想明白了,地界只是行政划分,管不到天上的云彩。”

之所以提到这些,是因为我想到我们面临的知识也有类似的特点。这也是我下面要谈到的,我们这些追求财富自由的知识投资者要过的第一个坎儿:做出完整作品的能力。

事实上,我们解决问题的时候就会发现,所需的核心能力,常常是突破专业限制的。之所以有如法律、营销、文学等等这些专业的划分,从学校里开设课程到市场分类,都是人为制造的分类标签,而这个世界并不是按照你划分的标签在各自专业之内单独运行的(就好像上面提到的人为划分的地界)。

做出完整作品的能力,用形象一点的话来讲,就是“一个人,活成一个队伍”。这句话是成甲从罗辑思维“得到”的主编筱颖那里听来的。

这姑娘雷厉风行,常常凌晨 3-4 点还在给客户回邮件。得到团队的人工作起来很癫狂:人少,活儿多,要求高。普通人看来很多无法完成的工作,筱颖都出色地完成了。用她的话就是:在这里,我们必须一个人活成一个队伍。

筱颖这一个人,活成了什么样的队伍呢?她一个人要负责主题策划、音频录制、音频剪辑、内容审核、留言审查、新作者挖掘、老作者维护、新内容开发、宣传文案策划……

当她全力投入,把一个人活成一个能够随时完成“侦查”、“设伏”、“狙击”、“围点打援”各项能力的队伍之后,她自然就成了斜杠青年。

所以,想要做到极致,不是说只学某个专业的知识就够了,而是要学习能够解决某一类问题相关的所有核心能力。这一点,一定是突破专业的。

那么,你有没有做出一个完整作品的能力?如果你在一个领域卡在 90 分的瓶颈,不知道如何突破,我认为你应该锻炼的是做出一个完整作品的能力。这是什么意思呢?

假设你是做设计的,人家给你一个创意,你能做出一张稿。但是要做出一个产品,比如说从零开始设计一个网站,你不知道从哪里开始,这就是缺乏独立做出一个完整作品的能力。

如果你能搞定从客户访谈、按照需求打造出产品、和客户协商定稿的整个流程,能够独立包装出一个产品,这样就是具备独立拿出一个完整作品的能力。

以我自己做淘宝为例,当然这是我自身的个例,不代表其它淘宝卖家的模式。我恰好拥有平面设计、网页制作、互联网搜索(之前是快速搜索优质文章的能力变成用来快速找货的能力),这样我可以一个人就像一个团队一样,前期仅依靠个人能力完成一个完整的淘宝店铺。

0.png

Part 02可复制的生意模型

现在谈第二个坎儿。我参加了很多付费的社群,其中一个是刘欣刘大猫做的“跨维度成长社群”,后来也加入他创建的“财富城堡”。我自己受益最大的就是刘大猫反复提及的:要致力于建立一个“投入产出比为正+可复制”的商业模型。

我们都知道做用户和流量是能赚到钱,但伴随而来的是,这些依靠的是个人的聪明才智,团队的其他成员很难帮上你的忙,不是标准化的,很难复制,所以只能赚一些小钱。

而如果有一个合适的商业模型,只要投入产出比为正,就可以通过投放广告,持续购买流量来达到一个持续的收益;不再需要每天思考钻研微信的漏洞,去各个流量洼地里面去挖流量,而且这些事情太累而且很难标准,员工很难做得了,只能自己做。每天把心思都花在这上面,接触新事情的精力就会大幅减少,个人的成长就会很慢。所以模型很重要。

模型建立后就把事情标准化,然后只要付出小部分精力照看,它自己就能运转,不断扩大。简单说就是从创造流量的乙方,转变到使用流量的甲方,并且找到方法可以规模化的使用流量。从依靠个人特质的单兵作战的小生意,转变为可以规模复制的大生意。就像李阳疯狂英语和新东方的区别。

我想我们“生财有道”小密圈的朋友们,有很多经过了第一个门槛,得到了人生第一桶金。但是却始终没迈过第二个门槛。包括我自己也是如此。我想原因之一就是我们通常会面临一个“悖论”:必须先靠占领一个细分领域活下来,然后以此为跳板进入更大的市场。

《创业就是细分垄断》一书里汪华分享说,创业是分阶段的:第一阶段本质上就是抢滩登陆,找到自己起始的大市场,找到自己第一个立足点和切入点。

先假定我们已经找到了自己大市场的情况下,我们就要找到自己的第一个切入点。先说为什么我们要抢滩登陆找第一个切入点,先把目的说清楚。我们找到第一个切入点,或者说我们做从 0 到 1,目的真的不是只为了做一个 1,否则我们也不用付那么大代价来创业了。所以本质上我们做从 0 到 1 是为了从 1 到 N 做准备。我们做抢滩登陆本质上是为了寻找到真正的需求,我们要解决这个需求,去印证我们找到的那个打法,累积团队的执行力,找到可以大规模复制的方法论,确定我们将来如果要进行大规模复制和增长时候的时候,我们核心 KPI 是什么。所以,找到切入点本身不是目的,只是手段。

汪华之所以反复强调这一点,是因为大家在日常做事的时候,很容易忘了真正的目的,把手段当做目的。找到切入点,还有一个最最基本的原则,就是找切入点本质上是找我们能赢的,不只是为了找需求,说白了就是在一个巨大的市场或者领域里找到一块暂时的蓝海,我们能赢的,我们用手里的资源、我们手里的团队有机会打,而且战必胜。别去找一个我们打不赢的抢滩阵地。

这本书带给我最大反省是:蓝海是暂时的,红海是永恒的。汪华在书里反复强调这一点,因为最近从 0 到 1 非常热,大家都说避免竞争,但真相是中国市场上蓝海是暂时的,红海是永恒的。垄断是通过竞争最后获取的,你如果觉得你自己在一个蓝海市场,要么这个蓝海蓝不了多久,与其等着,还不如在这之前主动杀出去,主动奔赴红海。要么你这不是海,你这是蓝色小池塘,就跟汪华自己做的第一个公司一样。

所以,本质上来说,我们在做抢滩阵地第一个目的是为了找那个点,第二个目的是在这个点上磨炼磨合,为将来真正的打仗和竞争做准备。

0.png

Part 03找到那只可迭代的箭

相对于可复制的商业模型,我个人的经验,也就是第 3 个坎儿:找到自己要迭代的核心竞争力。关于这一点,徐戈在“早看一眼少奋斗10年之互联网存活策略指南”说得特别好。

老徐给出的解决方案是构筑一套合理的生存矩阵,在互联网的语境里,可以替换成构筑一套项目盈利矩阵。通过项目组合实现风险最小化,确保缺了胳膊还有腿不影响生存。同时在每个项目里面贯彻立体变现的策略,最小化单个项目营收风险。

为实现这一安稳,有个策略就是将项目划分为两块,第一块是已经实现稳定收益的成熟型项目,第二块是培植中的具有潜力的探索型项目,通过两个板块的组合构建项目盈利矩阵。 

凡是手握成熟性项目的人,意味着进可攻退可守,这才是真正意义上的互联网玩家。 

但在实际的操作过程中,很多人基本都是手忙脚乱同时撸好几个短平快的项目,心想东方不亮西方亮,结果往往是精疲力竭人仰马翻。 

而最优的一套样式光有成熟型项目+探索型项目的组合都不够,还有很精髓的一个思路是一定要讲究协同,就是这一套项目体系最好都有内在的一条线串起来。

举个例子,假设你痴迷并擅长一个游戏并且你想以此发展出愿意为之奋斗终身的事业,那么你起码可以尝试玩以下项目 —— 打游戏做直播,录视频做解说,开代练工作室,积累粉丝做 IP 搞电商、搞社群、搞电竞培训,利用影响力和财力签约游戏玩家做经济公司,开发游戏辅助软件…… 以上每一个项目都可以是某个阶段的成熟型项目,同时其他的可能由于条件不成熟只能作为探索型项目,但其间都贯穿了游戏领域这条线。这个策略可以实现你个人或者团队技能、资源的不断积累,逐步构筑起自己在市场中的强大竞争力。 

“协同的奥义在于,一箭多雕,找寻属于你项目组合中的那只‘箭’非常重要。”

找箭的角度不局限于行业,有时候还可以根据所属业务环节或者资源来串联项目,例如有些专业做粉丝的新媒体团队,各行各业的粉丝就是他们的箭;有些技术团队,技术就是他的箭,啥开发的单子他都能接。

0.png

Part 04一个风险:牢记“有效性”

最后谈谈知识投资的风险。风险有很多,我这里只谈我认为最重要的一个。当我还在心理咨询行业,为转型生涯咨询领域做准备的时候,无意中看到王瀛的一篇文章。她说自己在面试中经常问这样一个问题:“请描述一下你在工作/求学过程中最让你有成就感的事情”。待应聘者描述完毕,她会接着发问:“那么你认为这件事情你能取得成功的原因是什么”。

因为在王瀛看来,我们每一个人一定都成功过,如果能清晰、准确的找到促使我们成功的因素,并把这些真正属于我们的因素发扬下去,我们将来才能获得更大的成功。那么第一轮的问题,就从成功开始:迄今为止,我最辉煌、最成功的是哪一段时间,辉煌、成功到什么程度?导致成功的因素是什么?其中外部因素是什么?内部因素是什么?

这些问题的核心就是要把我们成功的因素找出来。但是在实际操作时,这一点非常的难,也非常的容易出错。假设我们的成功有一百分,那么这一百分全部是由我们的能力造成的吗?其中有没有一些外部的、偶然的因素?其实,这里面可能只有百分之六十是真正属于自己的,其余百分之四十属于周围的环境和人。如果我们不把这部分因素剔除出来,那么我们就会真的认为这一百分的成功全部都属于自已。

在这样一种思考模式里,我们会迷失自已,因为我们无意识的放大了自我。王瀛举了自己的例子:我在前一间公司工作时,由于同是后勤服务的工作性质,和财务接触很多,一直相安无事,颇以没接到过财务投诉而自豪。但来到广智后,时不时都会听到财务传来的小小投诉,起初我心里不平,觉得自己一直都能够和财务配合默契,为什么在这里就不行,后来平心静气的思考了一番才想到,我男朋友就是原来公司的财务,想当然,鉴于这层人情关系,原来公司的财务才会对我特别包容。

原来不经意间,在分析问题时,我们很容易就把属于周围环境和人的因素,归结到自己成功的因素中去了。我想每个人在面对成功时,都会或多或少的走入这个误区,我们要尽可能的把不属于自已的那部分成功因素剔除出去,因为剩下的那部分才是真正属于我们的,才是我们能够控制的,是能让我们走向成功的因素。这就是成功的“有效性”,是否“有效”是衡量我们过往的成功经验是否可复制的关键。

按照这样一个道理,我们把成功因素中不属于我们的那部分剔除,留下来的就是我们下一步依靠的东西。那么接下来第二步,我们要考虑的是:目前影响我进一步发展提高的最大瓶颈是什么?造成这些瓶颈的因素有哪些?其中自身可控因素是什么?自身可控因素中,哪些是客观因素?哪些是主观因素?人的思维的一个误区,就是凡是一讲到成功,我们在潜意识里会把它归于我们自己身上,一说到失败、问题、责任,我们会把他们归到他人的身上。这个思维方式,是限制我们发展的一个重要因素。

叶子分割线

所以,知识能变现吗?我的结论是,能变现的不是“知识”,而是“认知差异”,进一步说是“可升级的认知差异”,而本质上说是“可持续升级的认知差异”。关于知识投资,我后续还有很多思考,这些都会分享在我自己的微信公众号:学习的荣耀。我愿意与大家一起碰撞交流知识投资方面的话题。

整理:赵晗

编辑:吕妞妞

设计:calm down

0.gif 1

0.gif 2
点击「阅读原文」,查看更多生财秘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