技术和资本终将改变一切,不变的是创作者的想法、感性、创造力、执行力。

0_wx_fmt_gif

技术和资本终将改变一切,不变的是创作者的想法、感性、创造力、执行力。

从1987年发售以来,在全球有着5000多万份销量而且有着极好口碑的《合金装备》系列,无疑是游戏史上最成功的系列作品之一。

0_wx_fmt_jpeg

而这个系列的游戏制作人小岛秀夫,却在两年前离开了自己的老东家科乐美,于2015年12月离职,创建了独立的小岛工作室,如今正在致力于新作《死亡搁浅》的开发之中。

在成立新工作室的这一年多来,小岛在公开场合中谈到的大多是关于工作室的情况和新作的开发进展。对于自己为什么离职,为什么要出来创办一个独立的工作室等等问题却少有提及。

不过凡事也没有绝对,最近在日本东洋经济网的采访中,小岛就“一反常态”,聊了很多对游戏行业的看法,也提到了一些大家一直以来比较关心的问题。

 

 为什么要创办独立的工作室 

在2015年从科乐美离职之后,以小岛的资历一定有许多公司的offer在等着他。然而为什么选择了创办独立工作室这条道路呢。

“从科乐美辞职的时候就已经52岁了,剩下的人生不多了,我只是想做自己想做的事。”小岛说。“倒不是刻意追求从‘独立工作室’这个形式,只是能实现我的要求的选择,只有‘小岛工作室’这一种。”

解释道,自己在业界走过来的这30年,要做成一个商业游戏,企业或工作室都必须要有一定的资金。不只是游戏开发,还有宣传、贩卖等等都需要钱的支撑。但是从现在开始,已经不这样了。

0_wx_fmt_jpeg 1

小岛工作室一角

这是一个只要有才能,一个人也能做游戏的时代。游戏的开发工具、引擎、视频的剪辑软件都是免费公开的,只需有台电脑每个人都能使用。同时因为有了网络,向世界范围内发布信息也都非常方便,跟以前相比做个游戏已经简单太多,所以也就没有必要再去依附大企业的体系。

只是,小岛说自己想要做的,或者说世界上的粉丝们想要玩到的AAA高端游戏的开发,只靠一个人的规模是不可能完成的。而且,因为要开发从未有过的新游戏,既存的工作室和合作伙伴又很有局限性,不能直接地反映他的意见和指示。为此就把最新的技术和掌握这些技术的成员聚在一起组建了这个新的工作室。

另外选择跟索尼合作也是因为之前一起合作过,互相都有着信赖关系,而且索尼也能理解他用全新方法做全新东西的想法。

0_wx_fmt_png

就此来看,暂且抛开科乐美官方态度不谈,小岛自身也确实有不得不离开科乐美的原因。

成立独立的工作室,也并非某些传言中所说的不得已而为之,而是经过多方考虑之后的审慎之选。

不过说到底,小岛内心中对科乐美到底是一个怎样的态度呢?

 “感谢科乐美” 

虽然坊间一直有着小岛跟科乐美高层不和的传闻,在他离职之后,也曾被爆出依然被科乐美处处打压的消息。然而提到自己曾工作过30年的老东家科乐美,小岛本人却丝毫不吝于表达对它的感激之情。

0_wx_fmt_jpeg 2

“我想感谢科乐美的是,当我提出想做东西的提案时,总是能得到肯定的答复。那个时候还是游戏业界的起始阶段,当我把带着预算的企划拿出来的时候,他们总会告诉我‘按你说的做’。相反,从没有被限制说‘必须这么做’。“

小岛说,当他还是一个新人的时候,公司就没有要求过他需要去做什么。反而是他向公司做出提案,要做什么、多长时间、要多少人等等,一直到他在职的最后一刻都是如此。

“正是能有这些,才成就如今的我。”

 微观的知识和宏观的认识 

同时在那个环境下成长起来的小岛,在看到如今的业界环境时也表示了自己的担忧。

“现在游戏行业成熟了,年轻人反而没了想做什么就做什么的自由。游戏大作开始有了系统、类型固定化的弊端。在采用新人的时候,让他三年五年的去做爆炸物或者背景等小东西。这样的结果就是,他不管积累多少经验,也做不出一个游戏。”

但小岛也同时强调,虽然做背景做贴图是比较没有创造性的工作,但如果把所有能量产的,没有创造性的工作都外包出去,新人也很难得到锻炼和成长。

0_wx_fmt_jpeg 3

小岛工作室一角

“当时来公司的时候,我们是只有五个人的开发团队,少了谁都做不出那个游戏。从来没有说‘我擅长做什么’这类的话,都是一边拼命地学习一边工作,我记得那个时候每天只能睡三个小时。正是因为有了那个时候的经验,我才能走到今天。微观的知识和宏观的认识两者缺一不可。”

谈到当时的那个开发团队,小岛说他们就像战友一样,每天互相交流,互相争吵。庆功宴上大家肩并着肩说着“要永远在一起”。

“那是一个你要说自己是做游戏的,会受到世人异样眼神的时代”。

他说当时在科乐美的时候,身边就有很多“奇怪”的人。有只出了一张CD乐队就解散了的,有一共只得过一次漫画奖的,就连小岛自己也是本想着拍电影的,最后却都进入了游戏行业。

“大家都是梦碎之后来到游戏行业的,但并不意味着放弃梦想,只是把游戏当成了自己实现梦想的舞台。”

 电影梦 

刚才也提到,小岛自称自己在做游戏制作人之前是有拍电影的想法的,其实这种想法如今也一直在他脑海中回荡。

“什么时候也想拍一下电影呢。可是现在还开发着游戏就很困难,所以,有一天吧”

被问到如果是被委托拍《007》或《异形》这类电影的续集,会不会接的时候,他说这虽然是个很光荣的事,但一般人都应该是拒绝的。不过因为也是一个巨大的机会,所以这一般是给年轻人准备的。

0_wx_fmt_jpeg 4

如今已经50多岁的小岛秀夫

但小岛也说,如果真的还能给他这个年纪的创作者机会的话,他应该也不会拒绝。

“也许会被认为是像堂吉诃德一样的鲁莽和滑稽,但如果成功的话,也是一件了不起的事。巨大的风车滚滚转动,遍体鳞伤毫无胜算的老人依然坚持战斗,这种场面让人潸然泪下吧。只是,我并不想认输。”

 关于游戏的思考 

可能看到市面上有很多“杀人”题材的电子游戏,因而记者提出了一种观点:现在杀人游戏的泛滥,是不是全球热卖的游戏大作增加的所导致的?

“我认为这样说有些极端”。

小岛的观点是,不只是电子游戏,只要能称得上是游戏的东西在一定程度上都伴随着胜负。从猜拳到各类棋牌到奥林匹克国家间的对抗都是如此,都在一个侧面上体现了争斗的意思。电子游戏只不过是把这些对抗通过数码技术更加的具象化。一决胜负之后,打倒了敌人,情绪就能得到宣泄。这是“杀人游戏”变多的原因,同时也很令人惭愧。

当电子游戏还在很早期的时候,只有网球游戏或者那种只需击破袭来宇宙船的射击游戏。那个时候电脑运算能力还很低。可是如今技术不断的进化,游戏画面也可以比肩电影。但从根本的游戏性上来说从没变过。

“把从对面攻击过来的敌人击倒,这个原理从未改变,从那开始游戏就再也没能进入‘下一个阶段’。这是一个很大的问题。对于这个问题,我会在新作《死亡搁浅》中给出答案”。

0_wx_fmt_jpeg 5

小岛开发中的新作《死亡搁浅》概念图

 游戏的未来 

在谈到未来的游戏平台时,小岛的想法显然更为超前。

“不远的将来,‘专用游戏机’这样的形态必定会消失,平台本身会变为虚拟”。

他举了看影视作品的例子,比如在之前我们看电影或者电视节目只能通过去电影院和用电视这样的专用终端,但现在凭借手机、PC、平板在哪都可以看。

“说不定以后电影院也会消失,将来坐出租车时屏幕里放着自己想看的东西,上厕所的时候还能接着看没有放完的内容,甚至未来的人们有完全脱离了屏幕的可能。这样的话每人都会有一个专用的AI吧。”

在小岛的观点中,未来各行各业都有可能受到AI的冲击。

0_wx_fmt_jpeg 6

自称AI的虚拟偶像Kizuna AI

“我想AI辅助游戏开发的时代不久就会到来,我还威胁工作室年轻的程序员说‘以后可就没有程序员了哦’。其实岂止是程序员,今后连游戏工作室都有可能不存在了”。

但他也认为,如果真的到了AI时代,也有永远不会消失的职业,那就是创作者。像现在的那些人气作品、系列作品,AI只需要分析大数据就可以办得到。

“但是,‘谁也想不到的作品’、有作家性的作品只能从人脑中产生。通过人的想法、灵感、想象,告诉AI要做一个什么样的东西,这样的企划者是必要的。反过来说,如果这一点都不如AI,那人类也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假如人类真的有一天要被AI渐渐淘汰,从来没有停止过思考和创新的小岛,有可能就是最后那批“有用”人。我们也一直都能看得出他敢于超越时代,敢于用新技术做新尝试的精神。于是在跟着他站在更高的角度思考游戏未来的同时,也开始越发的期待他的那款新作了。

0_wx_fmt_jpeg 7

《死亡搁浅》概念图

最后,如果要用一句来总结小岛秀夫这次想要表达的观点,还是要用他自己的话:

“不只限于游戏和电影,接下来的娱乐环境将会发生激变。此时需要重视的不是技术不是资本不是政治,而是创作者的想法、感性、创造力、执行力。”

“这样的时代就要到来了。”

*本文资料基于东洋经济网的报道:《クリエイターを取り巻く環境は激変した》

0_wx_fmt_gif 1

关注我们的公众号“游戏研究社”(yysaag)后,发送以下关键词,可看到更多精彩内容:

神考据 | 科普 | 街机 | 任天堂 | 社长说 | 励志 | FC | 红白机 | 长鼻君 | 黄油 | 魔兽 | 塞尔达 | 巫师 | VR | 守望先锋 | 精灵宝可梦 | 阴阳师 | 行业 | 盘点 | 剧场 | 老四强 | 独翼神龙

0_wx_fmt_gif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