阶级固化的趋势下,普通人再无出头之日?

一.固化正常,不固化才不正常 二.教育依然是社会阶级的上升通道吗? 三.下一个突破口在哪里?互联网

阶级固化的趋势下,普通人再无出头之日?

今天叫主跟大家聊聊“阶级固化”。

 

对于这个话题的讨论,已经成为了当今社会人们最重要的焦虑来源。

 

我们最关心的问题是:“如今的中国社会真的形成阶级固化的壁垒了么?”

 

“阶级固化的时代,普通人的出路在哪里?”

 

一.固化正常,不固化才不正常

 

有人说,未来中国三十年是阶级固化的时代,底层和中产通往上流社会的上升通道会彻底关闭。

 

这种感受,我们现在就已经能够体会到了。

 

更多人议论道:“阶级固化已经成为了一种趋势,社会流动性越来越低,财富越来越向少数人手里集中。”

 

这同时也映照了柯南剧场版《贝克街的亡灵》里的一段经典台词。

0_wx_fmt_png

0_wx_fmt_png 1

0_wx_fmt_png 2

0_wx_fmt_png 3

 

我们从最近大热的电视剧《人民的名义》里也惊讶地发现:这些官员之间互为师生,亲戚,形成一个个庞大的政治家族。

 

放到现实生活中,哪怕是一个小乡镇,这种官员间的亲缘,师生关系也基本上成为了一个常态。在费孝通的《乡土中国》中就阐述了,这种以家族、宗族为联结的社会制度,导致了阶级的固化更加成为可能。

 

这就是社会结构定型现象的一个特征:社会阶层的再生产——农之子恒为农,商之子恒为商。

 

虽然有人说,中国不存在阶级,只存在阶层,阶级和阶级之间才有矛盾。

 

然而在事实上,这种说法,已经掩盖不了不同阶层的利益诉求矛盾而产生出来的群体焦虑感。

 

但是,抱怨归抱怨,叫主不得不说一句。

 

阶级固化,并不是反常现象,这是一种正常的规律,或者说,这是历史选择的必然结果。

 

或者说,阶级壁垒是现阶段任何国家的共通之处,避无可避。

 

毕竟,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要往和平稳定发展,必然要伴随着社会结构的定型,越成熟的市场经济国家,阶级固化的现象越明显。

 

如果放到我们中国的视野来看,阶级固化的现象,甚至不是来早了,而是来晚了。

 

为什么这么说?

 

叫主先抛出一个问题。

 

如果没有1840年列强用坚船利炮打开中国国门,中国会自发的完成封建农业社会到现代工业资本主义社会的过渡吗?

 

我可以很明确的说:“不可能。”

 

虽然中国已经诞生了所谓的“资本主义萌芽”,但依然有着不可避免的先天缺陷,除非外来刺激,否则中国会一直停滞不前。

 

从这点我们就能看出来,早期中国想要往现代社会过渡,必然是一条非常艰难曲折的道路。

 

没错,中国已经输在起跑线上了。

 

历史已经证明,中国很难照搬西方经验完成社会变革。

 

为什么?

 

因为我们有着根深蒂固的农业社会传统,前中国探索的历次改革失败,都忽略了占据幅员辽阔中国大部分土地的农民。

 

按照西方那一套,只是涉及上层结构的改革,动皮不动肉,就会造成社会的二元分裂,无法从根本上去改变中国,中国想要改革,必须自下而上,不能自上而下。

 

所以,在这一百年里,新中国经历了新民主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革@命两个阶段。

 

这个具体叫主就不解释了,有兴趣的可以自行查阅相关文献。

 

这些和阶级固化有什么关系呢?

 

关系大了。

 

阶层固化的说法虽然是这几年尘嚣日上,但我们仔细观察,阶层之间的流动性减少,是发生在九十年代的中后期。

 

之前的这段时间发生了什么呢?

 

没错,就是中国从计划经济到市场经济的转型。

 

骨头硬了就该吃饱饭了,所以现在我们要搞经济,要搞GDP了。

 

刚刚打开国门,是机会最多的时代,在改革开放的背景下,社会结构逐步定型。

 

首先下海热,让一部人翻身,完成财富的原始积累。

 

其次,政府要招商,拉投资,商人则需要政策开路,精英与精英之间的关系逐渐密切,形成联盟。

 

这对中国原有的社会形势进行了一次洗牌。

 

农民的地位变低,工人面临下岗,知识份子(诗人)不再受到尊重,一切朝钱看。

 

于是在近三十年里,又诞生了一个新的阶层,中产阶层,当然这是个说法,具体定义“什么是中产阶层”还有待考量。

0_wx_fmt_jpeg

 

首先对阶层固化感到焦虑的,就是中产者。

 

中产阶级上不着天,下不及地,是最充满焦虑和无力感的阶级,

 

他们没有自己可支配的生产资源,靠出卖劳动力为生,是对资本妥协后的产物。

 

无产者始终都是无产者,真正的无产阶层不会考虑阶级是否已经固化,他们只求温饱也看起来奢侈。

 

只有中产阶层不能明确的认识到自己的阶层,即不认可自己只是多掌握了一些生产资料的无产者,也因为错过了九十年代的最好时机,无法进入真正的上流社会,而是给上流社会打工。

 

他们才是对阶级固化感受最深的人。

 

很多的中国中产阶层的形成,是通过大学教育,用学历打开北上广的门,得到了一份优渥的工作,过得比大多数人好,但又不属于真正的精英阶层,由此的焦虑和无力感,会让他们更加渴望学区房(笑)。

 

他们打拼到中产阶层之后,看到有真正的精英阶层心有不甘,悲哀的发现,他们奋斗一生达到的终点,不过只是某些人的起点而已。

 

二.教育依然是社会阶级的上升通道吗?

 

是的。“高考”依然是最“公平”的上升通道。

 

但也只能说,高考只是底层通往中产阶层的上升通道,而不能打开真正上流社会的门。

 

然而在古代中国,贫寒士子也能够依靠科举制度一路青云直上,在朝廷里权倾一时。

 

叫主这里只提“高考”而不提“教育”。

 

为什么?

 

因为我们现在的教育,就是为了高考去服务,与教育的初衷相违背,它有着极端的功利化和精英化的目的。

 

虽然我们不可否认高考的公平性,但这种公平性依然受到地域,家庭,社会等因素的影响。

 

所以,问题并不是出在了高考制度上面,而是社会结构。

 

逐渐定型的社会结构,将中国的教育土壤分裂,变得极端的二元化,这背后的东西,就是教育资源的不对等。

 

在这种情况下,“高考”变成了唯一的上升通道。

 

只有高考,才能让你享受到更好的教育资源,社会地位,条件好的子女更有机会进入名牌大学。

 

底层的子女只能通过技术学院,职高获取工作,甚至根本不用读书。

 

而精英教育永远只为高考的胜利者服务,培养社会劳动者的学校因为无法享受到对等的教育资源,更加青黄不接。

 

即使是国家的招教,普通地区的中小学,也只能拥有三流四流大学出来的老师,好的老师永远为好的高中上课。

 

技校,职工学校,不仅师资弱,对学生的伦理教育更加不屑一顾。

 

社会流动性两极分化,一二线城市子女有着北上广的大把机会,三四线城市大学毕业后,就回家安排公务员考试或者国企工作,底层子女更多的是一辈子屈身于服务业。

 

更可怕的是,固定的财富资源基本已经完成了分配。

 

实体经济,制造业,九十年代改革开放后出现的风口,已经养出了第一批大老虎,再想在这里面出头,成为上流社会中的一员,已经没机会了。

 

即使从名牌大学出来,若非家庭条件本身就属于上流,不然也只是沦为精英的打工者,成为城市新中产。

0_wx_fmt_jpeg 1

 

如此一来,教育更使得主次劳动力市场二元分割,在城堡上面的人没有后顾之忧,在城堡下面人,眼馋着城堡上面人的生活,费劲地想爬到上面,却始终连天花板都碰不到,而在城堡外面的人,根本不知道有城堡的存在,迷茫而糊涂的生活着。

 

三.下一个突破口在哪里?

 

阶级固化已经基本完成的社会,我们再想上升还有没有机会?

 

有,但是我们无法控制。

 

为什么?

 

一.必须通过教育改革,分配公平的教育资源,重新促动社会各阶级的流动性。

 

二.寻找/等待新机会,新风口。

 

即便是再稳定的社会结构,都不免受到时代因素的冲击,而我们现在所处的时代,就是属于互联网的。

 

如果说,阶层固化的趋势是从九十年代中后期出现苗头,那么我们可以发现,打破中国原本社会结构的,是国家政策的宽容和改变——社会主义特色的市场经济。

 

同时,九十年代之后的时代,我们可以称为“后启蒙时代”,在现代/后现代思潮的指导下,势必将国与国之间打成一个共通体。

 

也就是说,中国必将追赶世界的脚步,一切向新看。

 

如果制造业,实体经济,房地产,政治等资源已经完成基本分配,那就要寻觅新的风口进行突破。

 

0_wx_fmt_jpeg 2

(BAT)腾讯,百度,阿里巴巴就属于新上流的崛起。

 

伴随着互联网发展,逐渐压倒实体经济,移动互联网、电商、O2O、共享经济、内容创业、知识付费、人工智能、AR/VR、直播……这些新风口不断诞生。

 

不乏有人逆袭成功,但这条路依然鲜血淋漓,前赴后继的创业者倒下又站起来,试图打破阶级的壁垒。

 

然而,不管阶层是否固化,新风口是否存在,成功者永远都属于少数,抱着野心和梦想的人太多,位置就那么几个,也要记住一句老话:“不仅要个人奋斗,还要考虑历史的进程。”

 

但是不管怎么说,有梦想,有野心,至少是件好事,与其叹息阶层固化,不如拼斗一把,你会发现自己能超越很多人,更超越了那个只会自怨自艾的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