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其说阶级固化,不如说你没有搞懂自己的上升通道

一个健全的社会,有两种人可以生活得很好,创新的和勤快的。昨天我看到一则新闻,福建初中辍学的姑娘外出打工,边学边做电焊,几年后月收入过万。扎克伯格靠搞互联网成为一代新贵,目不识丁的陶华碧也能成就老干妈的奇迹。 没有一个现代社会的阶级管道是彻底封闭的,你只有看清自己的站位以及明确目标位置,精准定位,才能找到两点之间的那条直线。

0_wx_fmt_jpeg

最近知乎上的一个帖子火了。在主题“用身边的故事讲讲中国的阶级固化现象”下,一名国家博物馆馆员的回答获得了1500次赞同,之后又在微博被转发了几万次。

他讲述了在接待北京两所来访学校时的不同体验。其中一所位处东郊的中学管理混乱,不守时间,组织参观纯为应付上级。初中二年级的孩子知识结构匮乏,表达能力欠缺。在馆员讲解了不足十分之一的课程时,带队老师便急着打道回府,理由是“该吃午饭了,不能让送餐的公司等,不然要被罚钱。”

另外一批来参观的孩子来自东四著名重点小学(据猜测是史家胡同小学)。这所学校每周都组织一次国博授课,学生的积极性高,互动良好,宁可错过饭点儿也要坚持把课听完。管理员在讲课时提了一个引导性问题:“北宋之后是哪个朝代?”按套路,小朋友们应该回答“南宋”。出人意料的是,一个孩子给出了“伪楚”这个答案。

伪楚是个什么概念呢?这是在金灭北宋后扶植的一个汉人治汉的伪政府,前宰相张邦昌被迫称帝,前后存续不过32天。

一名五年级的小学生不仅知道伪楚这个毫无存在感的政权,更是详细点出:张邦昌登基是在三月,赵构登基是在五月。

这名负责接待的馆员感慨,东四的小学生全面碾压东郊的初中生。精英家庭的孩子在人生伊始就已经展现出超凡的优势,不拘于眼前小利,目光长远,能做出在更大时间尺度上的正确选择。

在答题回复区,焦虑的人们纷纷感慨:

“阶级固化是通过教育垄断来实现的”;

“环境制约了思维”;

“资本和价值观会遗传给下一代”;

……

以上这些观点都有道理。但更重要的是,包括这位馆员在内的许多人没有弄清教育的本质和类别。这种非同一层面的比较具有触目惊心的视觉效果,但深究起来并无太大的参考价值。

0_wx_fmt_jpeg 1

简单粗暴的说,目前我们所能认识到,接触到教育有三类:贵族教育,素质教育,应试教育。

贵族教育是非实用性的。于节操上,它要求教育对象自制,克己,奉献自我,服务国家。于情操上,它讲究仪态,举止,品味,风范。

在14世纪的佛罗伦萨,算数教育已经开始普及,但贵族男孩几乎都在学晦涩的古拉丁文,而不太在意算数,因为算数是商人的事情,是功利性的。

在士族风骨空前绝后的魏晋,贵族们推崇的是“夏则编草为裳,冬则被发自覆”,像孙登一样布衣蔬食,绝人间万事方为真名士。

至于哲学与数学这两最纯粹的学科从来都是贵族们的专利。傅里叶、笛卡尔、梭罗无不是出自富庶的贵族家庭,不用为三餐生计担忧的他们才能把全副精力花在“无用”的事上。

往近里说,威廉王子选择的专业是艺术史和地理。没事就去非洲打打猎,去智利扶扶贫。话说我当年也去报考过美术学院史论系,笔试题目是评论梵高的《加歇医生像》,放榜出来我名列第二。

然并卵,最后我还是放弃了美院。为什么?因为美国第二任总统亚当斯曾说:我需要学习政治和打仗,然后我儿子才能学地理、自然、造船、航海、商业和农业,再之后我儿子的儿子才有机会学绘画、诗歌、音乐、雕塑、挂毯和瓷器。

对于城镇普通家庭出身的我,学艺术史意味着择业面狭窄。宝宝、晴晴、卡卡们可以今天弹个吉他,明天玩个珠宝设计,我不行,我需要一技傍身,我没有那么多试错的机会。

前文提到的史家小学,其生源来自社会精英,学者名流,政府高官,驻外使节……是诗书礼仪,世代簪缨之家,比如洪晃女儿的户口就在史家胡同。这种细微精湛到“伪楚”的教育无疑是近乎于贵族式的。如果你没有因为自家孩子不会打马球而担忧,也就犯不着为了伪楚而焦虑。

0_wx_fmt_jpeg 2

再来说素质教育

素质是一个太宽泛的词。维基百科给出的解释是:素质教育也叫心智教育,相对于偏重考试的应试教育而言,较为注重培养体育、艺术能力和多元智能的成绩。

贵族教育包括素质教育,但素质教育不是贵族教育。

说白了,素质教育是属于中产阶级子女的,也有其功利性的一面。

考分不行,你还可以跳健美操啊。再不然,写个《杯中窥人》什么的也算数。

近年来,中国的艺考市场愈发火爆,我在其他国家从没有见到过有如此大比例的少男少女投入到表演,舞蹈,美术,音乐,五花八门的行业上来。这烈火烹油的景象是否能证明我朝素质教育的成功?

素质教育不是弹钢琴,画素描,奥数比赛,更重要的是心智的提升。

在前文中,国博馆员提到,北京东郊中学的初二学生普遍表达能力差,参与度低,简直无法正常教学。虽然是所普通中学,好歹也是身处皇城,学生何以迟钝至此?

中美两国中间阶层的的孩子们,最大的差距在两个方面:

演讲能力和写作能力。

这两项内容一个从口头,一个从书面,指向的都是逻辑,表达和交流

在国外,演讲和写作是从娃娃抓起的必修课。从上幼儿园就要在全班面前做简报,用完整的句子介绍自己,介绍自己的玩具。上了小学布置的作业都是project,谁跟谁做的都不一样,完成后大家轮流上台讲解,一个个都是个中好手。

中学时,语文课的内容就是阅读与写作。不要求像《新概念作文》那样的创造性,而是扎扎实实的做论点、论据、论证的八股,为以后写学术论文打基础。在加拿大,大学二年级之前更是必须通过一项以论文写作为主的英文测试,否则不能选修专业课。为此,不少学生还要另外聘请家教强化写作。

演讲和学术写作这两种训练的缺失导致的结果是独立思维钝化,很难养成归纳总结的习惯,也未能建立起来一个条理清晰,尽在掌控的逻辑体系,对长期学习十分不利。

如果你是一个中产人士,与其感慨自家娃娃连国博大门朝哪开都不知道,不如在上述两点上花点功夫,相比伪楚这种冷知识,你要知道真正能有效提升素质教育的点在哪里。

0_wx_fmt_jpeg 3

最后说下大家最不待见的应试教育。应试教育是属于屌丝的,是一个相对公平的的平台。

素质教育和应试教育之辨,在中国是个伪命题。衡水中学与高考制度同在,没有谁喜欢衡水中学的教育模式,但也没有谁会为了所谓素质教育赔上前途命运。

素质教育的杰出代表史家小学在 1990 年代中期就为小学生开设计算机课程和形体课,绝大多数孩子只能在音乐课学唱《春天在哪里》时,他们的音乐课已分为声乐和器乐课程,讲授古典音乐。这些学校能在全中国人民不知素质教育为何物时就实现了素质教育,原因很简单,他们的学生没有必要为高考浪费时间精力。

如果你是一个十八线乡镇家庭,没有必要去羡慕知道伪楚的学生,人家北京十一学校还开马术,击剑,汽车设计呢,跟你有个毛关系?老老实实把孩子送去衡水中学和毛坦厂做三年题是正经。去年我表弟高考成绩出来差20分不够一本,人家自己要求交点钱去衡中复读,这才是拎的清。

此外,我们都必须注意到,互联网的出现在很大程度上弥补了阶级之间教育资源的不足。如今坐在家中刷美剧的孩子,其英文成度足以碾压三十年前苦背单词的苏北学生。

互联网中有取之不尽的资源,提供了自学所需要的所有内容。很多平台开了公开课,免费的教育资源以后会越来越多,善加利用,不要做井底之蛙。

但是,应试教育和贵族教育之间的鸿沟依然难以填平,要学习体态,你至少需要一个体态老师,要学习音乐,你不能只是买个葫芦丝。

谈了这么多教育,必须认识到一点:不要对教育改变阶级寄予太大的期望。对于大多数人而言,受教育不是为了站上顶峰,而是为了不跌入谷底。

教育是阶级再生产的工具,你能接受的教育,实际上取决于父母所处的阶层。

谈了这么多教育之外,我们必须认识到:许多孩子是不适合走上大学这条路的,倾全家之力他也难以在考试中出人头地。对于这样的孩子,就不要在应试上死磕了,学门职业技能会更有效,哪怕去开挖掘机呢!

贵族们总是用自己尽可能想到的防范措施筑起高墙,但是没有哪个贵族能永远站在巅峰,因为高墙之外尚有无数的道路通向顶峰。

如果把所有精力都投入资源都投入到“教育军备竞赛”中,那么毫无疑问,中产阶级也好,更底层的平民阶层也好,注定是赢不了的。

一个健全的社会,有两种人可以生活得很好,创新的和勤快的。昨天我看到一则新闻,福建初中辍学的姑娘外出打工,边学边做电焊,几年后月收入过万。扎克伯格靠搞互联网成为一代新贵,目不识丁的陶华碧也能成就老干妈的奇迹。

没有一个现代社会的阶级管道是彻底封闭的,你只有看清自己的站位以及明确目标位置,精准定位,才能找到两点之间的那条直线。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并关注

与我一起成长

0_wx_fmt_jpeg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