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那么听话,为什么还是如此平庸

走惯了设置规矩指示牌的大路,人也很难再去面对一条陌生的小路。他们习惯的规矩支撑着他们的世界有序的运行,一旦抽掉这些规矩,他们的世界就彻底紊乱。慌乱带给他们的痛苦,让他们根本没有能力去走向一条全新的,没有前人拓荒的通往自己内心的路。 有一种优秀,叫平庸,于很多人,走在人人踩踏的大路上,他们最终还是活成了看似优秀的平庸,因为他们不曾遵从过内心,也不曾尝试幽深的小径。

大学时候有次上课迟到,迟到的原因非常奇葩。我夹着背包上课的时候,发现我的车呢,我的车被偷了。

幸好我看见一个同学,男生,推着车正要出车棚,我看到他就像看到了救命稻草,拉着他让他带我。

他看看我的身高,体重就面露难色。要知道,我们上课的路,起步阶段要经过一个百米长坡,自己骑上去都费劲,我给了他一个“我懂”的眼神,然后接过了车把,“我来带你。”

结果在好汉坡下,我推着他的女式自行车正要起步,一米七多的他规规矩矩地跟个小媳妇一样先坐在后座上,扑闪着大眼睛对我说:“好吧,可以走了。”当时握着车把的我内心是崩溃的,我理解的骑自行车带人,是骑车人先骑起来,然后坐车的“嘿哟”一声飞身跳上后座,完成精准对接。

当我向他解释了我的想法,这个同学一脸错愕的坐在后座上不肯下来,然后一脸严肃的告诉我应该先上车再骑车。傲娇地坐在自行车上拒绝了,表示完全不会,从小坐车,就是这么坐车的。好吧,我服了,我咬着牙艰难完成冷启动,忍住要喷出来的老血,一口气飚上了百米大坡。

这位同学高中成绩优异,来自一所知名中学,平时做事有条不紊,本人经历也就像完美的模板一样,按部就班,规规整整,学霸要有的标配都一个不漏,但只要与他的预计有什么变化,他都会浮现出在车后座那样严肃而又错愕的表情。

在他的世界里一切都是严格遵循规律的,离开规律的紊乱做事是他不能接受的,即使只是上车和骑车的顺序都不能颠倒,这件事还是让我大吃一惊。

我没办法用跳上自行车并飞驰过上坡的快感诱惑他尝试一下这种感觉,他稳稳妥妥的坐在后座上纹丝不动,于是在那个午后,我蹬着女式自行车,最终一起和他光荣迟到,一个后果导致另一个后果,又一件脱离他掌控的事发生了,这件事导致我被他埋怨很久。

蒋方舟曾经讲过自己小时候的故事:

“我从小到大都是班长,但就是喜欢坐在最后一排的男孩子。高中时暗恋班上坐在最后一排特别坏的一个男孩。有一次我过生日,谁都没告诉,那天晚自习时(我)监督大家写作业,忽然,这个男生就冲上讲台说,今天是一个特殊的人的生日,我有些话想说……我当时真的,感觉被粉红色的泡泡包围了,已经准备好站起来拥抱他了,他说,今天是易建联的生日,让我们一起祝阿联生日快乐。”

这个段子成了网友心疼蒋方舟的梗,然而那个男生的拉风做法却更让人印象深刻。所有人都在严肃班长监督下静静的写作业,一个酷酷的男生不顾一切的跳出来隔空表白偶像球星。除了颇为遗憾并耿耿于怀的蒋方舟之外,其他同学一定也会记得那个喜欢易建联的男孩,那个不按常规出牌不循规蹈矩乖乖写作业的坏男孩。

0_wx_fmt_jpeg

在学校里有着一条条规矩,细致的规划每个学生应该做的事情,细化到每一分钟的课程表已经足矣,课外的作业更是补充了课堂规矩的漏洞,将每个学生的生活安排的有条不紊,一丝不漏。自习的时间就应该用来写作业,而不是祝什么球星生日快乐。

但是,却总有那些一些不遵循常规的人跳出来,打破那种规矩,多年以后,当我们回忆往事的时候,很少会记得那些埋头苦学的同窗,却会记得这个给我们带来惊喜的刺头。

我们的父母从小教育我们,第一个要求就是听话。

父母如此,学校也如此,一个成熟的社会,更是有各种已经成型的规矩教我们怎么去做事情。

我的儿子在上幼儿园,他每天都会想很多奇葩的问题。他的老师要做公开课,有教育局的领导来听,希望小朋友踊跃回答问题,结果在那天,他把手举得高高地,老师却一次没有叫到他。儿子告诉我,这件事,问我,为什么老师不提问我?我告诉他,老师没有提问你,是因为你的脑洞太大,老师兜不回来,影响她的讲课效果。后来我去问其他家长,才知道那几个小孩都是提前安排好的,而且他们对此殊荣感到非常骄傲,对此我深表同情,从幼儿园开始,我们的教育就在试图扼杀孩子的创造力。

在家里,我们被教会怎么做一个听话的好孩子,在学校,我们被教会怎样做一个好学生,在十几岁的时候不能早恋,到在工作中就应该听老板的话。

规矩事无巨细的帮我们安排好了一切该做的事情,甚至连骑自行车这种简单的生活技能也必须严格保持先上车再启动的规矩,因为这样最稳妥,不会摔跤,至于启动艰难那是另外一回事了。

规矩给人得以照做的模板,于是每一个循规蹈矩的人都成了一个模板刻出来的样子。

但是,规矩的存在是因为这样运行成本最低,这样最不麻烦,你听话,你的父母可以更多享受他们的人生,而不是陪你玩耍,你听话,在课堂上乖乖地坐得笔直,老师们可以顺利完成教学任务,你听话,老板的意志可以得到贯彻。

他们要的是,你被驯化,在这个过程中,你被忽略了,没有人关心你的成长。

按照股票经纪人所需要遵循的规矩来看画家高更,他就是一个不务正业的股票经纪人。他放弃高薪体面的股票经纪人的工作,从零开始的做起了当时看来毫无前景的艺术工作,学习画画,开始自己画画。他的做法让资本市场少了一个寻常的股票经纪人,但是艺术史上却多了一个伟大的后印象派画家。

世界上有很多相似的有着巨额财富的股票经纪人,但世界上却只有一个高更。

遵循自己内心艺术的激情而不是职业经纪人的职业守则成就了高更,更让他避免变成了千万个穿着同款西装在公司上班的股票经纪人之一。

当然,遵循自己的内心需要勇气,拒绝遵从既定的规矩,势必会让人成为同类人中叛逆的那个,叛逆的高更被诟病抛弃家庭不负责任,艺术生涯的初期亦不被认可,在拮据的生活和众人的冷眼中度过。这些叛逆的风险和成本是大部分人安心循规蹈矩的原因,也是他们无法去践行真实内心的借口。

但是当真正遵循内心的人出现在他们身边之时,他们却只能惊羡的看着别人。

自己甚至开始默默后悔,为什么不能在当时勇敢一点。

父母常说,在改革开放初期的八十年代能够毅然决然辞职下海经商的,今天都赚取了充足的资本,当时稍有迟疑不肯冒险的那一批人就乖乖的呆在了本是金饭碗的国企,在数年之后的国企改革裁员的大潮中黯然下岗,只能看着那些下海的冒险者过着让自己惊羡不已的生活,甚至在今天都还在喟叹这当时的一念之差的几十年后截然不同的结局。

但是,他们却转而教导你,找个稳定的工作,何其矛盾?

叛逆,在每个人的青春期都曾有过。

哪个少年心中都何尝不曾藏着一个叛逆的自我。谁不曾在草坪上拨弄吉他的长发少年面前驻足欣赏,谁又不曾在看见同学组织登山队徒步四天之时默默的羡慕。

每一个人都有一个独特的小世界,但是大部分人都让它们默默地藏着,生活上还是按部就班的上学上班,读书挣钱。小世界默默的压抑在心底,听话的少年也变成了听话的中年。

不过总还是有足够勇敢的叛逆少年,偏偏不去循规蹈矩的做个听话的乖学生。二十岁的窦靖童,没有过着大部分二十岁大学学生的寻常生活,乖乖呆在校园,她专注发觉自己对于音乐的热爱与天赋,早在十几岁时就尝试写歌,二十岁就已经自己组乐团担任主唱,并捕获了一批批少男少女的心。

我有个三十多岁的朋友,是这个小姑娘的粉丝,她说:我喜欢她不是因为她的歌好,是因为我从来没有放纵过。她曾经有过组乐队的梦想,想要做个朋克,放纵地度过一生。但最终只能做个乖乖女,上学,上好大学,留学,找一份工资丰厚的工作。她想去纹身,却迟迟不敢下手。

她在她的家族里,是别人家的孩子,是弟弟妹妹们的榜样,有一个弟弟考上了清华,毕业以后却爱上了健身,家里怎么反对也不管用,想让她去教育一下。

然后她加了那个弟弟的微信,看着他每天健身的英姿和参加比赛的图片,她就怂了。

“我怎么敢教育他,我只要被他看一眼就被戳穿了,我从来没有做过喜欢的事,我们都是假朋克,是被圈养的,那些天之骄子才是真朋克。”

0_wx_fmt_jpeg 1

所谓叛逆,无非是没有听话人的和大多数人走了另一条路罢了,但若是走上自己内心所属的路,又何尝不可。

鲁迅先生曾说过,世上其实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也便成了路。前人栽树后人乘凉固然是一个避开雷区甚至称得上捷径的做法,但是这大路在规避了风险的同时,也闭塞了通往其他有趣地方的通幽小径,更重要的是,它彻底封锁了每个不同个体走进内心的路。

我在大学毕业的时候,曾经被一个老师叫到办公室谈话,谈谈毕业以后的选择,她苦口婆心地告诉我:要选择大家都走的路,大家都走的路是最好走的。

我知道,这位老师是爱护我才会这么说,但是所有父母、家长上级都没有说的是,这世界给走不一样道路的人,奖励最高。

一个越是喜欢循规蹈矩的社会,给予这些勇敢者的褒奖最高,因为大家都太喜欢个性了。

走惯了设置规矩指示牌的大路,人也很难再去面对一条陌生的小路。他们习惯的规矩支撑着他们的世界有序的运行,一旦抽掉这些规矩,他们的世界就彻底紊乱。慌乱带给他们的痛苦,让他们根本没有能力去走向一条全新的,没有前人拓荒的通往自己内心的路。

有一种优秀,叫平庸,于很多人,走在人人踩踏的大路上,他们最终还是活成了看似优秀的平庸,因为他们不曾遵从过内心,也不曾尝试幽深的小径。

后台回复“100”获取正确的世界观打开方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并关注

与我一起成长

0_wx_fmt_jpeg 2